骤醒
2019年08月30日 来源:高速网 刘娟

  【高速网 刘娟】读书也是在读自己,每个故事中都有读者的影子。在我肤浅的理解下,鲁迅,先是四处碰壁仍坚持前行的求道者,而后才是众人眼中的革命战士。

  初读《好的故事》,我先是惊讶于文笔之细腻,接着便沉醉于故事本身纯粹的哲理。

  那时我想:鲁迅不应该为时代而生,他讲述的是共通的哲理。于是剥开了时代,展开了无尽的关于作家与科学家的联想。可细细想来,我发现也是时代造就了他,没有遭遇过绝望,也便没有深刻的领悟。或许时代与作家,都是这样,相辅相成。

  捞起地上的《野草》,我靠在椅上,翻了翻其他不那么美好的故事。

  纵观整本《野草》,鲁迅不是我所以为的批判者或是揭露者,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革命家。我觉得《野草》中的鲁迅,更是一位求道者,纵然前途未卜,四处碰壁,他仍想求心中之道,求社会之道。他在《死火》中于冰谷遭遇死火,"正在想着走出冰谷的方法",何尝不是求道却四处碰壁的象征?《题辞》中直言野草的朴素与卑微,紧接着说"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其中的"大笑"与"歌唱",又怎么不是一种追逐道路上的坦然?

  《好的故事》,自然未脱离"求道"的主题,求而不得,贯穿始终。如果说绍兴老家的美好象征着追求的目标,那么昏暗的灯火便是令人绝望的现实。而如何跨越两者的差距,便是道之所在,也是先生之所求。

  可是,联通虚实的方法真的存在吗?鲁迅在文中给了我们一个悲观的答案。他说:"我正要凝视他们时,骤然一惊,睁开眼,云锦也已皱蹙,凌乱,仿佛有谁掷一块大石下河水中,水波陡然起立,将整篇的影子撕成片片了。"当他苦苦求索,正要将美好的人和物一一看清之时,却突然发现眼前虚浮的希望,不过是一场空梦,甚至不曾留下一丝碎影。

  那是怎样的黑暗能让人将残存的美好当做无迹可寻的空梦?又是怎样的碰壁能让先生对寻找一条光明道路充满绝望?这种黑暗与绝望让先生在求道途中造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或许骤看觉得《好的故事》是先生少有的清丽明快之作,但细细读来,我只觉得梦之明快更显现实之绝望。

  鲁迅在《墓碣文》中说道:"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我想《好的故事》,便是鲁迅在无所希望中为自己造的梦吧。

  成为造梦师的求道者,想来也是诸多无奈。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