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味道
2018年02月11日 来源:高速网 张世攀

  【高速网 张世攀】小时候不喜欢和父亲亲近,因为他身上总有股呛鼻的烟味和被烟熏发黄的手指。还有那大山般威严的命令,不容反驳的武断,让人害怕而不敢接近。

  临近春节,我打了个电话给他,告诉他休息时去看他。电话那头是老人家照例冷冷的回答:“随便你,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吧。”依旧没有一句多话,匆匆便挂了。

  每回与父母见面,都不知给他们带点什么。幸经朋友指点,买了些营养品和给父亲的一套衣服。进了家门,是母亲扑面的迎接和忙不迭的嘘寒问暖。他只坐在沙发上,听我们絮絮闲聊。聊着母亲便去厨房准备饭菜,我拿出衣服让他试穿,他直说不需要衣服有得穿,让我退了。最后终究拗不过我,还是穿上了。衣服在他身上竟显得有点空荡。我便说拿去换,他执意不让,说大一点儿好。许是我看花了眼,发现他说这话时嘴角有一丝温柔的欢喜的笑容。父亲不是一向穿大码或加大码的吗?他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很高大很魁梧的。

  帮他换好衣服,我猛然发觉他身上已没有了烟味,问了母亲,得知他上月查出肺不太好,老咳嗽,便戒了。原来父亲也会听医生的话,戒掉几十年的烟瘾,是我没有想到的。在我心中他永远不会为了任何理由去改变自己的习惯。

  由于公路人在节假日的特殊工作职责,次日便要返回,父亲同母亲一同送我走到大路口,母亲千叮咛万嘱咐地像待小孩子一般交代我生活上的细节,他便站在一旁很有耐心地听她跟我讲。终究走了,车开出几十米之外,我回望,头发花白的他站在树下,朝着我走的方向直直望着,昔日强壮的父亲他的确老了,瘦了。

  虽不能一起过年,但赶在春节前回去看他原本觉得自己很孝顺,他逐渐衰老的变化我却如此之久才发觉,母亲的身体和情况我永远都关心地更多,突然又觉得自己很不孝,他健壮的身体早已不再。

  儿女的成长和父母的衰老是同步的。我的父亲不会表达,我却终懂得了父亲的对子女的爱和牵挂与母亲的不分上下。瞬间我宁愿父亲回到年轻时候那样,高大的体形,呛鼻的烟味和不容反驳的蛮横。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