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村 那路 那人
2018年10月09日 来源:高速网 张双艳

  【高速网 张双艳】我的家乡,在当阳一个名叫杨洲的小村庄,打我记事起,家门口就是一块道场,农忙时用来打谷子、晾晒,农闲时用来堆放柴禾,道场边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搬着小板凳,坐在家门口,看着牛啊、羊啊、马车和劳作的人们,来来往往。偶尔还会有挎着竹篮的大婶,来卖老面饼,两毛一个。那是90年代初期,家门口没有路,我要穿过好几条围绕着密密麻麻村庄的田间小路去学校。童年的我,喜欢这种田间小路,露珠夹着泥土,脏了鞋袜,不知名的野花随风摇曳,开心的时候,可以在草地上打个滚。野一天之后回到家,昏黄的灯光下,父亲早已准备好了饭菜。

  后来,在村民的强烈建议下,修路被提上了日程,因为雨天牲畜踩下的脚印,在农忙季节格外的让人头疼,那些坑坑洼洼的地面,特别容易扎进豆子、稻谷等粮食,于是在大家的支持下,铲平了耕地修的一条泥巴小路出现在了家门口,道场得到了保护,大家都很开心。此时的我,刚刚升入初中,必须到离家十几里的镇上住校。通往镇上的是铺满碎石子的公路,是我见过最宽敞的道路,偶尔有汽车通过,扬起满脸的灰。冬天的早晨,顶着浓雾,坐在父亲摩托车座后面去上学,下车时,脸蛋早已冻的通红,再一看父亲,头发上、眉毛上都是一层白霜。

  再后来,离开家乡上大学,我见识到了平整的柏油路,路两边的白杨永远是那么挺拔,车辆总是络绎不绝,我将脸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农田、小山和房屋,心里有憧憬也有迷茫,我就这样离开了生我养我十几年的小村庄,离开那些充斥着动物粪便和浓郁野花香的田间小路,一个人远行了,路的尽头是喧嚣热闹,还是诗和远方?窗外父亲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家门口的通村公路变成了水泥路,宽敞又干净,这个消息是母亲告诉我的。此时的父亲,因为车祸已经不能说话了。

  大学毕业后,我第一次见识了高速公路的宽阔、大气,并有幸成为了一名高路人,白天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驰骋而过,微笑中迎来送往一位又一位司乘,夜晚,伴着星星点点,强打起精神,为上下站的车辆提供贴心的服务。我知道,有许许多多的高路人跟我一样,在这三尺岗亭守望,我也知道,高速公路绵延到哪里,哪里就有高路人的身影,我更知道,因为这样一份体面的工作,父亲高兴了好几天,尽管他无法用言语表达。

  高速公路在发展,我也在一天天成长,收费、监控、机动、综合管理,在各个岗位的历练下,日益强大,组织协调、信息宣传、资料归档等等,处理起来都得心应手,我已经从一名普通的收费员,蜕变成一名合格的高路人。公司的高速里程不断增加,大随、黄咸段相继开通,经营开发、传媒公司、投资公司相继成立。只是这些喜悦,我已无法跟父亲分享。7年前的一个夜班,他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长眠在那充满野花香,夹杂着动物粪便的田间小路旁。

  从田间小路,到泥巴路,到碎石子路,到柏油路,再到现在的高速路,匆匆的脚步,一路风雨兼程走来,有欢笑,也有泪水,有收获,也有失去。在高速路日新月异发展的今天,在不停车收费、支付宝、微信齐上阵的今天,在高速公路发展的30年,我也已到了而立之年,但我仍然时时怀念那条有着浓郁野花香和动物粪便的田间小路。

  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珍惜当下。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