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树
2019年01月17日 来源:高速网 王玉

  【高速网 王玉】 一方窄窄的院墙内,有一株枣树,生着盘虬卧龙般的枝干。树干斑驳的突起,又似父亲手背上的青筋。秋天的风儿来了,云朵悠闲的在院顶蓝天上飘过,在空中招一招手,枣树便呜呜地唱起古老的歌谣……

  “奶奶,你看这蚂蚁,排着队赶集吗?”奶奶躲在枣树的阴凉里,手里拿着偌大的筛子用力地抖着生了虫子的麦粒。麦粒欢快地跳着、唱着,从筛子狭小的缝隙堕下。筛子里扭着肥胖身子的肉虫在挤过树叶的阳光下与奶奶做着最后的较量。奶奶拭着额头溢出的汗珠,头也不抬着念叨着:“妞妞,记住喽,夏天雨水多,这是蚂蚁在搬家呢。”“蚂蚁为什么要搬家呢?”我直直身子,朝枣树下的奶奶问道。奶奶停下手中的伙计,怔了一会儿,继续她手中的活计:“搬家就是搬家,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嘟起小嘴,抱住枣树:“枣树,枣树,你告诉我,蚂蚁为什么搬家……”枣树摇着身子,风里氤氲着阳光的味道,树叶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仿佛在跟我说话。“她”的声音是那么柔美,就像爷爷的鸡毛掸子拂过脸庞,痒痒的,酥酥的,我开心地笑着,树也笑了,奶奶一脸疑惑地望着我们……

  月儿倚在窗前,枣树的影子铺满了临着窗子的水泥地板。课本啦,作业啦,零落地散在书桌和床上。眼睛累了,树儿睡了,我轻轻地关了灯,慢慢地移到窗前,月亮柔柔地为我披了一身金色的纱衣,却把熟睡的枣树吵醒了。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枣树啊,你是不是要我陪你说话呀?”枣树沙沙地呢喃着。隔壁妈妈的声音飘了进来:“孩子,睡吧,明天上学还要早起呢。”我向枣树道了晚安,夜深了……

  ……

  枣树的年轮又多了十几个圆圈,风儿走过了万水千山,太阳和月亮照常地上班下班,我也长大了……

  又来到这方窄窄的小院,院已是多年前便卖给了本家亲戚。可枣树还在,只是在秋风里愈加的沧桑,“说话”的声音亦愈加深沉而厚重了。我摩挲着“她”突起的青筋:“你还好吗?”她的回答很简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站在一旁的母亲诧异地望着我:“你在跟谁说话?”我依然凝望着枣树,喃喃地说:“树。”母亲也把目光锁在树上,若有所思地说:“是不是想起了过世的奶奶……”而此时,我的泪水是早已滑过了脸庞。

  枣树,只是一棵枣树,一棵大自然中最普通的树,当我面对她的时候,总有说不完的话,那是奶奶做的酸枣面里涌出的思念,那是母亲凝望的眼神中溢出的亲情。

  面对自然,面对一株枣树,我感到了生命的无常与渺小,又悟到了人生的平凡与伟大。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