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人民子弟兵
2019年08月08日 来源:高速网 张飞

  【高速网 张飞】楼道里传来了嘹亮的军歌,惊奇之余豁然开悟,今天是建军节,单位组织复转军人开座谈会呢。吃早饭时还看到了有关“八一”建军节的相关新闻呢,那时就想今天一定要给转业的同事们道一声节日快乐,一转眼就忘记了。细细算来,单位也就那么十多个转业军人,但这洪亮的歌声绝有千军万马之势,军人的优良传统他们始终如一的保持着。

  单位附近就有一座军营,刚到这里时,每天都能隐隐约约的听到的军号的声响,起先我还以为是长期处在聒噪的环境下造成的听觉错乱,不大敢确定,尤其是每天的清晨定点的军号准时响起,后来询问了同事,确定周边是有个军营的,注意了就有了更多的发现,如果仔细听,甚至军人们出操时喊的口号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晚饭后闲暇之余散步也去过几次军营的门口,站在执勤哨兵警戒线之外,就那么愣愣的看,不知所想,总也是对军人充满了无限的好感,总觉的即使就是这样淡定自若的站着也有十分的踏实感。

  说起军人,我是有渊源的,我大外爷就是建国前的军人,家中兄弟4人的他13岁还是16岁(具体年龄记忆不大清楚)就应招入伍,年龄相仿的他们编在预备连,被戏称为“娃娃连”,虽说是“娃娃连”但绝不是娃娃样,在接受完短暂的训练后就有了军人的气质,依葫芦画样绝不含糊,随后就参加了解决榆林的战役,在城坚炮利的榆林城下与国民党真枪实弹的进行了殊死搏斗,榆林解放后一直从事城保工作。繁重的军事训练和优良的革命传统锻炼了他良好的品质,即便是今天,90多岁的高龄依然坚持跑步,身体健康有佳,说话大声嗓门洪亮,日常生活依旧亲力亲为,自己能做的绝不烦劳子女,尤其对战争年代所经所历之事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是我从小就的榜样。

  其实我也有军人梦的,大学二年级的上半年,部队来学校招兵了,记得是周六早上要体检,只要体检合格就能圆军人梦,结果周五晚上抵不过同宿其他同学的“好言相劝”,结伴去通宵玩游戏,早晨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去应征,结果当然而知了。现在想想,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大清早就蓬头垢面,面色蜡黄,眼光迷离痴痴,照照镜子自己都嫌弃自己。虽说部队是大熔炉,就算自己征兵也不会要这种满身“恶习”的人,都是些陈年旧事,懒的说更是不好意思说起。

  转业后的同事们远离了连营的号角,但军人的品质依旧延续,无论在什么岗位上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愿这些曾经保家卫国和现在依然奋战国防事业子弟兵幸福安康。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