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诗语
2019年08月28日 来源:高速网 郭绍海

  【高速网 郭绍海】风起时,暮色,清晓。浮沉在岁月流淌的长河里,看岁月在脸庞上轻抚、临摹留下的容颜,静观小桥、流水、云卷、云舒的清淡。


夕阳西下 郭绍海/图

  在流行与古典的混响,在灯红酒绿的天涯,在晦暗与光明的变幻间,在岁月满淌之际,每个人都在追逐一片仅属于自己宁静而自然的心灵净土。

  我用坚毅执着的目光穿过灯红酒绿的世俗世界,试着找寻唐诗、宋词里的古典诗意,唯钟情于诗人笔下被岁月刻下深深印痕的的流光诗语。

  宋代词人蒋捷在漂泊羁旅中带着倦懒思归的心情发出:“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无限惜叹。时光容易流逝,人啊,怎么追赶也及不上,樱桃方才红熟,转瞬芭蕉又绿了,春去夏又来。

  夏初樱桃成熟时颜色变红,芭蕉叶子由浅绿变为深绿,词人把看不见的时光流逝转化为可以捉摸的形象,寄托了无限愁绪,愁是剪不断、理还乱。芭蕉和樱桃承受过风雨的洗礼,历经过时光的飞逝,也刚好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人似乎无能为力,又有多少人愿意在风雨中去挣扎,又有多少人还有挣扎的力气?

  心,因流光的无情而紧缩,明艳的春光、凄楚的情绪强烈地对照着,愁深似海,或许历经一场大雨后,万物恢复了本来面目,所有的一切,过去了,也在等待着。或许樱桃和芭蕉知道流光的秘密,但昔日的尘埃却已被雨打得落花流水。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南唐后主李煜用他跌宕起伏、国破家亡的荒唐一生写下的绝命词,直面、淋漓地向世人揭示了时光流逝,美好难永存,愁却无法排遣。为何此愁能令百年、千年的世人同领悟,因为令人共鸣的往往是诗人与世人心底相连的呜咽声,对世事的千万慨叹。

  春花秋月的时序变化,时间慢慢地把人的岁月一点点风蚀成固化回忆。在这漫漫人生道途中,愿诗语与流光相伴,岁月不断更替,人生多么美好。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