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资讯】许你最美的青春年华——湖南高速
2016年10月27日 来源:中国高速网 文宇

  (中国高速网 文宇)光阴流转,蜕变了青涩,丰富了阅历,充盈了人生。18岁到33岁,15年最美的青春年华,增长的是岁月的年轮,不变的是我与高速公路的深厚情缘。

  初出茅庐的收费员

  那一年,我18岁,背着简单的行囊,踏上了通往湖南最南端的耒宜高速班车。车厢里,欢声笑语不绝于耳,稍显稚气的我转过头,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都融入了车窗外的风景里。“人在车中坐,如在画中游”,望着车轮下不断延伸的高速公路,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因为这如画的高速公路将是我开启崭新人生的地方。

  2001年12月31日,一个我难以忘怀的日子。那一天,我身着一身橄榄绿的制服,提着重重的票箱,庄严地走向我即将开始工作的地方——收费亭。在紧张而又兴奋的操作过程中,我圆满完成了第一次的收费操作。那时候还是使用工票据和纸卡,每张票、卡上都要盖上时间章。时间章每半小时要调校一次,闲着没车的时候,调章子似乎成了大家共同的默契。

  最难的是到了月底做月报表,为了做好一份月报表,我曾经从零点下班一直做到凌晨四点。整整四个小时的反复核对、抄写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来。由于心里压力大,我出现了大片大片的口腔溃疡,一个月都无法痊愈。

  那时候货车按车型收费,给很多的不法装载提供了可乘之机。为了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我在日常工作中不断向老员工请教工作经验,学习相关业务知识。通过自己的反复摸索,我掌握了如何识别货车假行驶证的技巧,并协助站里破获了几起货车利用假证降低车型的逃费行为,为国家挽回了损失,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自从实现计重收费以后,自己当初练就的那项本领,再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得心应手的票证员

  那一年,我19岁,成为了全省最年轻的高速公路票证员。从收费员到票证员的角色转换,也让我经过了一个不短的适应期。由于那时都是手工票据和纸质卡,票证员的劳动强度相对较大,一个小小的收费站就有上百种面值的票据。每天光核对收费员的票证销号情况就有得忙,更不要说月底月初了。票证工作刚刚熟练后,便迎来了京港澳高速(那时称为京珠高速)“一卡通”收费,用不同颜色的纸卡区分不同路段,实现从湖北到广东全线贯通。那时候大家最喜欢红色纸质卡,因为那都是从临长高速过来的“大买卖”。每当下班后,我帮着大家一起清点钱款、票据和回收的通行卡,值班站长也会加入到行列中来,最后再比比谁收的“大买卖”多,赢的人便是最得意的那一个。

  票证工作得心应手后,我便开始了创新和突破。那时候监控系统不完善,很多时候要凭大家的自觉和自律。我率先想出了让收费员交叉检查库存手工票据、销号情况和盘点纸质卡的方法,这一方法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并被推广开来。如今,有了全方位、高密度的视频监控和越来越先进的管理模式,不仅有利于打击各种逃费行为,也为开展对内稽查提供了硬件保障。

  尽职尽责的监控员

  那一年,我22岁,幸运地从耒宜的南陲小站良田调到了省门第一路——长永高速。初来长永,“小轮班”的工作机制让我格外珍惜,两天就能回家一次,真好!虽然车流量很大,工作要求也更严格,但我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在长永,我完成了恋爱、结婚、生子的人生过程。2009年生子后重返工作岗位,我讶然发现,工作气氛和从前有了太多的不一样。同事们工作态度更加严谨了,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越来越灿烂了,高速公路收费站的窗口处处绽放着文明、礼貌、热情之花。

  从事监控员工作后,镜头里那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也感染了我,情不自禁跟着微笑起来。同事们有事呼叫,我必定热情礼貌地第一时间回应并做好记录。在监控岗位上,我一干就是三年。三年里,我认真学习监控知识,努力掌握机电维护技巧,为更好服务一线同事们打下了基础。2009年11月,我代表长永管理处参加省高管局举办的第一届收费技能大比武,和同事们一起团结协作,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激情满怀的文秘宣传员

  这一年,我33岁,通过岗位竞聘,我幸运的成为了马家河收费站文秘宣传员。文秘宣传是一个单位的喉舌,也是联通上下级的桥梁。虽然已有14年的工作经验,但刚开始从事文秘宣传工作时我心中仍不免有些惶恐。

  所幸,站领导的平易近人和同事们的热情友善让我很快卸下了包袱。一年多来,在全站的共同努力下,站里的新闻宣传工作一直走在分公司的前列。2015年,恰逢“十二五”全国干线公路大检查,这对于从未接触过“国检”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为了整理内业资料,加班到深夜成了家常便饭,就连母亲癌症动手术我都未能陪在身边。

  15年的磨砺,15年的坚守,从青涩懵懂走向成熟知性,了悟的是坦然,沉淀的是收获。从路的彼端出发,我许你最美的青春年华——湖南高速。

  未来,我仍在路上……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