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游感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高速网 周萍

  【高速网 周萍】烟花三月下扬州。旧历四月的扬州刚送走浓浓春意,在梅雨将来未来之际,初夏的空气里弥漫着无处不在的潮气。这潮气沾上枝头与树梢,便肆无忌惮地“绿”遍了整个扬州城。

  扬州的每一个景点都有历史,每一段历史又有景点的印证,可以说扬州就是一座建在历史上的城市。浸润着笔墨书香,皴染出青黄绿意,“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人生得以如此,夫复何求。扬州南临长江,中贯运河,倒也算半个江南之地。古称其“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可见它的秀丽是古已有之的。

  论生活艺术,从扬州人的日常生活中就可以看出来。传统的生活方式是: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皮包水指的是扬州的早茶,水包皮是指扬州的泡澡。在扬州吃早茶首选富春茶社,富春的三丁包不仅是老店的骄傲,现在更成了扬州的味觉名片。虽然汤包不是扬州的本土特有产品,但在富春吃蟹黄汤包是最是有味道。要吃汤包须掌握技巧,“轻轻提、慢慢移、先开窗、后喝汤、一扫光”,外地人吃汤包就很容易皮破汤漏,手足无措。朱自清就是地道的扬州人,他在《说扬州》里大赞扬州的茶馆,在其笔下,扬州茶馆的热闹实在不输于北平。唐代的诗人向来推崇扬州的富庶安宁,尤以张祜的《游淮南》为最,“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扬州老,禅智山光好墓田。”这倒是韦庄的“比游人只合江南老”更为深切了。

  有人说到了扬州不去瘦西湖,就等于没去过扬州。就像到了北京不去八达岭长城一样遗憾。走进瘦西湖,三步一桃、五步一柳。湖水迢迢,绿柳夹红桃。碧波荡漾的湖面上绿柳扶苏,桃花娇艳,隔岸相望的鹭岛轻烟笼罩,一只只白鹭悠闲地踱步盘旋在绿林从中,仿佛世外仙岛一般。沿着长堤漫步尽头,途径五亭桥、白塔、熙春台、大明寺塔,二十四桥。湿漉漉的青石板,多情的扬州柳,以及千年的江南梦,沿着瘦瘦的湖畔一直逶迤十里开外。

  扬州虽近江南,却绝无江南的纤弱,在气节上更有北方的血性。宋代的姜夔写《扬州慢》,并不仅仅是为了回忆扬州的昔日风光,还有对国恨的悲切。扬州城的美丽不妖不媚,配合天空残云墨色渲染随风流淌,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端庄大方的感觉,扬州城风景底蕴尽显,鸟语花香,小桥流水给人一种小家碧玉,乖巧可人的感觉,扬州城的菜肴令人回味,彰显淮扬风味的汤菜大快朵颐,给人一种温暖闲适的感觉。扬州既有温婉雅致的园林,也有刚烈正直的英雄。独特的城市个性造就了独特的人文品格。清代的扬州八怪就是仿佛竹林七贤一样的艺术上的异类。扬州八怪在某种程度上既是扬州个性的产物,又继续塑造着扬州的个性。正是因为扬州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自隋唐开始,扬州就是富庶的代名词了。

  现在许多人所知道的扬州,其实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古诗词的描写。“嘹唳塞鸿经楚泽,浅深红树见扬州” “霜落空月上楼,月中歌唱满扬州”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当我们熟读了唐诗宋词,就认识了一个如诗如画的扬州,而只有当我们真正去了扬州,才会发现更胜诗画的扬州。

  此行扬州,于我个人是一次偿愿与圆梦之旅,甚感欣慰。敬佩扬州的刚烈而不会盲目热血沸腾,少了轻浮,多了沉静,正可谓恰当其时。而至于从“扬州八怪”对艺术的求新求变中,领悟出只有保持一种有强韧生命力的发展,才有益于个对艺术的求新求变中,领悟出只有保持一种有强韧生命力的发展,才有益于个人、有益于城市、有益于国家。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