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娱乐至死》究竟是什么“至死”?
2020年02月04日 来源:高速网 闫红艳

  【高速网 闫红艳】印刷术时代步入落寞,电视时代蒸蒸日上,这种转换从根本上逆转了公共话语权的内容和意义因为这样两种不同的媒介不可能表达同样的思想。我很惊叹于尼尔·波兹曼在1985年便可预测下个世纪的信息传递需求,在一个身在于电视传播时代的人,竟可预测今天位于电子传播时代的信息传递现象。多媒体文化最大的弱点在于——和书中所担心的一样,就是缺乏关联性。我们可以在电视新闻里看完凶杀案就知道某处狂欢的消息,在网络上一边在BBS上拍砖一边用MSN打情骂俏,我们无法专一地做一件事情,而且现实让我们越来越觉得,似乎没什么东西是值得专一去做的。文化越来越肤浅,因为选择再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多,我们倾向于,东西应该越简单就可以得到才算越好,知识应该越容易理解才越接近真理。愚公移山也好,十年磨一剑也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也好……已经变成了一种嘲笑。在得到越来越多信息的同时,我们应该警惕的是自己是否丧失了鉴赏能力。对美的鉴赏和反思,对时间的敬畏和珍惜。如果我们没有历史,没有环境,没有关联,没有思考,其实我们就什么都不是。
 
  “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媒介的本身是没有任何性质的,影响媒介性质的主要因素便是我们用媒介传递什么信息,所以我们生活在一个新媒体的时代,我们享有了印刷媒介时代所完全没有的优点,我们获取信息的速度是当时无法想象的,但是我们的思维能力却退化到之前的二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这样的现实不得不让我们去思考,媒介的发展带给我们的究竟是什么,因此,我们愿意相信,我们可以娱乐,但不要让我们的思维“致死”。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5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