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与爱情
2020年06月05日 来源:高速网 范薛鲁

  【高速网 范薛鲁】讯:一日,好友打电话说与老公呕气。问其故,责其老公不够浪漫,情人节不送玫瑰花,连生日都忘记了。于是,约她出来喝茶,期间我给她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多年前我在种子公司搞玉米育种工作,基地设在太行山区,我负责的那个村子的村支书姓郝,满脸胳腮胡子,四十多岁的年纪人们就叫他老郝。媳妇比他年轻,粉白的团团脸,说话的声音脆生生的。下乡的时候,我常住在他们家,夫妻俩对我都像亲妹妹一样好。

  有一次老郝到县城赶集,顺便到我家里坐坐,我便热情地招待他,端茶递水,我还拿出了前两天一个远方的朋友带来的一串香蕉。我掰了一根给他吃。那时侯香蕉在北方刚刚上市,而且价格不菲,在农村别说吃了,很多人可能连见都没见过。他拿在手里端详了好半天,说:“这是啥玩意儿,挺稀罕的,我还真没吃过。”

  我说:“这是香蕉,南方产的,挺好吃的,你尝尝吧。”

  可他就在手里把玩着不肯剥了吃,把玩了好半天,最后放在桌子的一角,只喝茶。我以为他不知道咋吃,又怕我笑他没见识,所以才不去动它。于是,我自作聪明地一边跟他拉着家常,添水的时候,顺便替他剥了皮,递给了他。

  不料老郝面露惊讶之色,不无遗憾地说:“哎,你怎么把它剥了?你怎么把它剥了?我是说--哈哈,我是说,你嫂子也没见过这稀罕玩意儿。”

  我突然明白了,他不肯剥了吃,是因为他想留给他的妻子。刹那间,我愣在了那里,我惊讶于他粗俗的外表下面裹着一颗怎样火热而纤细的心。

  我不知道那时他的妻子在做什么,田间劳作?挑水?喂猪?坐在树凉里纳鞋底?她全然不知地收获着。我羡慕得简直有些嫉妒了,我想象着他怀揣着一根香蕉,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急匆匆地往家里赶,经过坑洼不平的道路,热气腾腾地赶到家,急忙从怀里掏出那根香蕉,脸上露出神秘的表情说:“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稀罕物件!”

  我也想象着他媳妇吃着他从远方带给她的第一根香蕉时的表情,定是那眸子里有着不尽的光彩,幸福地微笑着的。

  我的眼突然间热了起来。那一刻,我才明白,既是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也抵不过那一根其实并不代表爱情的香蕉。临走时我把剩下的都给他带上了。

  真正的爱情是朴素的,与玫瑰花无关,与生日蛋糕无关,与华丽的仪式无关。爱情最终是要从火热渐渐趋于平淡,一鼎一镬之间自有温暖,就像一根香蕉所表达的,谁能说不是一种更真挚、更朴素、更绵长的情爱呢?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