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父亲”
2020年06月22日 来源:高速网 王雪

  天还没亮“父亲”便起床,拿起铁锹和锄头出了门,去山头开荒种地。
 
  “父亲”终于赶在播种前,在一个山坡上开垦出了两块地。播种,山头必须要有水,可是,水渠的水到不了这山头,“父亲”用水泵从井窖里抽水。纵使,一根水管接一根水管,水依然到不了。不得已,“父亲”便用水桶一桶一桶地挑。路太差,也太陡,从山底挑起满满的两桶水,到山顶时,只剩下半桶。
 
  那些年靠天吃饭,对于农民来说这是常事。一亩的稻谷,如果管理得好,一般能收500斤。晒干风好后,先要拿一部分去完公粮。去粮站的山路非常远,一次,刚读小学的爸爸,同“父亲”一起去完公粮,爸爸背的背篓太重,路太难走。上坡时,爸爸脚无力,腿一软,人和背篓一起滚下了坡。
 
  背篓里的稻谷撒了一地,“父亲”连连说,“这可怎么办,怎么办?”然后,“父亲”脱下他的衣服,用路旁的树叶做了一把简易的扫帚,把撒落的谷子扫在一起,装在他的衣服里。谷子里有树叶、有泥土,还有石子。“父亲”说,这谷子无法完公粮了,只能拿回去喂鸡。
 
  那天,“父亲”虽然没有责备爸爸,但爸爸依然内疚得难过了很久很久……
 
  还好,这些只是爸爸遥远的童年记忆,我们的日子已经今非昔比,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清明节给祖母扫墓,回一了趟老家。
 
  回老家的路,都成了柏油马路,尤其是当年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山路,都成了水泥路。宽敞平坦不说,还村村相连,户户相通。而爸爸,也直接把车开到了家门口。
 
  年近八旬的老“父亲”,正坐在河流边悠闲地打捞着小蝌蚪取乐。而当年开垦出来的那两块地,“父亲”早已经种上了风景树,绿油油的一片,漂亮极了。爸爸有些纳闷地问“父亲”,“怎么当年辛苦开垦出来的田,舍得不再种庄稼,反而种上了树呢?”
 
  “父亲”笑笑说,这些年,一亩地的稻谷,早就可以收成上千斤。现在不用完公粮不说,国家还有许多惠民政策,补贴给退耕还林的农民。尤其是像“父亲”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国家有政策让他们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父亲”除了每月领社保外,每季度还可以到村上免费体检。
 
  晚饭后,“父亲”带我们出门溜达,说让我们见识见识这些年农村的变化。临出门的时候,“父亲”特意带上智能手机,他说,现在无限流量上网,可以拍拍视频,发发抖音。看着眼前八十岁的“新潮”“父亲”,我们不得不惊叹农村的变化,及社会变化带给农民“知识”的供给。
 
  而后,我在他的朋友圈看到这样一段文字:感受中国最浑厚的声音,感受土地的厚重,感受中国农村所经历的变迁与辉煌……难怪父亲的感触这样深,他们这辈人经过苦日子,既是小康社会的建设者、奋斗者,也是幸福生活的见证者啊!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