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深情的回望 --读王新芳散文集《慢时光 荷锄而归》有感
2020年09月08日 来源:高速网 范薛鲁

  【高速网 范薛鲁】讯:王新芳老师的新作《慢时光 荷锄而归》收到了,拆开包装,封面上的那一片蓝顿觉眼前一亮,一缕闲云飘过,云朵下是色彩浓艳的几缕色带,绿色的像密不透风的玉米风中摇曳,黄色的像一地成熟的麦子闪着金光,还有茂密的树,它们同心协力地簇拥着童话般的小木屋,这是家的模样,也是新芳老师心中故乡的模样。
 
  突然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书,推窗,细雨,撑伞,新书捂在胸口,穿过世纪公园绿草浸漫的石板路,过木质的廊桥,荷塘亭榭之下,伴着雨打残荷的音律,看荷助而归的往事,莲香混着墨香阵阵相袭,我沉浸在书里,与书中的人物一起时喜时悲,割麦子,摘棉花,纳鞋底,挖山药窑,看姥爷细心地编笊篱......我与新芳老师是同乡,两村相距不足三里,她描写的那些情节也是我曾经经历的,她述说的风俗人情也是我所熟悉的,读之倍感亲切。随着她灵动的文字,时光仿佛回溯到那个遥远的年代,让我重温一遍童年的回忆。
 
  《慢时光 荷锄而归》是新芳老师以故乡为背景创作的一本散文集,本书以一缕乡愁为线索,以村庄、农具、故人、牲畜为着眼点,细腻地描写了冀南农村的自然风光、世俗人情,篇篇洋溢着质朴清新的山野气息,语调平淡,给人不可言说的温暖。
 
  新芳老师善于白描,她的文字极具画面感,比如她在《红薯窑藏》写烤红薯的情节:“煤油灯下,我趴在方桌上写作业。灯花偶尔‘噼啪’爆一声,光就突然亮一下。父亲坐在柳条圈椅上卷烟叶,用的是我废旧的作业本。母亲坐在蒲团上纺棉花。纺车嗡嗡嘤嘤。父亲捅开火炉,围着火口摆一圈小块红薯,再用破脸盆扣住,一会儿功夫,屋子里就弥漫着红薯的甜香。”农家小屋里冬季温馨的生活场景跃然纸上,读来如临其境,如闻其香,亲切,生动,活泼,自然。
 
  新芳老师很注重细节描写,比如她写吃西瓜的情节:“老姑来了,一家人坐在小院里纳凉,摇着蒲扇,说一些闲话。西瓜拿上来,再细细切成薄薄的片。父亲挑一块先给老姑,老姑接过来又让给母亲,母亲笑着把西瓜递给我,我刚想再递给老姑时,父亲笑了,又重新拿起一块给老姑,说一起吃吧。大家就不再客气,开始吃西瓜。”这些声情并茂的描写,西瓜在一传一递之间,浓浓的亲情尽跃然纸上,人物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如闻其声,如见其形,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新芳老师的文字是有温度的,她善于用质朴的语言来表达深情。比如在《与母亲的战争》中,替母亲扫大街的情节:“没办法,只好换一种方式疼她。只要我回老家,就会替她去扫大街。我戴着帽子,在灰尘狼烟中挥舞着扫帚,追逐着垃圾,打扫猪狗的粪便。村里人见了,很吃惊,你一个人民教师,怎么能干这活?我坦然回答说,我娘有事,我替她一次。”整段文字无华丽的色彩,却饱含着女儿对母亲的关切之情,自然、纯真,浓郁温暖的亲情瞬间得以呈现。
 
  《慢时光 荷锄而归》正如作者一样爽朗、大气、温和、淡静,不扭捏作态,不矫揉造作,她善于从身边的人和事中寻找真情趣、真感动,用温暖的文字抵御生活中的不意种种,语言清新,笔法灵活,读之如行云流水,如诗似画,无论遣词造句、章节的穿插安排,还是整体的谋篇布局,看似信手捻来,却无不彰显出作者对文字超强的掌控能力和驾驭能力。
 
  荷锄而归,是灵魂的返乡,是对农耕文明的挥手告别,是对故乡的深情回望......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6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