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暴是种病,得治
2020年10月10日 来源:高速网 闫红艳

  【高速网 闫红艳】沸沸扬扬的梁颖罗冠军事件正式宣告反转,9月5日晚,梁颖委托律师发布声明表示:罗冠军没有强奸自己,同时向公众、罗冠军和他的家人道歉。此前,梁颖发微博称,曾遭强奸,后不得已与对方恋爱,引发大量关注后,将微博清空。罗冠军接受采访时称,这段时间生活受到极大影响,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半年搬家3次,工作换了3个。网络暴力造成的恶性事件已经比比皆是,从韩国艺人崔雪莉、具荷拉到中国艺人乔任梁,种种因网络暴力诱发的事件,不仅敲响了网络舆论的警钟,更留下了血的教训,这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似乎在呼喊着:“网络暴力是种病,得治。”
 
  在网络传播时代,互联网就像一个完全不存在谴责的地方,人们会坦白内心可耻的秘密,那些默默无闻的人意识到自己也有话语权,而且他们的言论强大而有力。梁颖和罗冠军事件从之前的疯狂发酵到如今的爆炸反转,其中无数的网民在其中起到了不可置否的作用,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罗冠军的生活被一点点的撕碎,从罗冠军的姐姐到他仅仅四岁的侄女,与罗冠军相关的人都在这样一场舆论狂欢中被误伤。在梁颖发文的那天晚上,我们就像蹒跚学步的幼儿,缓缓地走向那把指向罗冠军的枪,用一条条的评论慢慢地扣下扳机。
 
  在梁颖最初的帖子中,罗冠军被塑造成一个“强奸犯”的形象,虽然只有梁颖自己写的一篇小文章,没有其他确切的证据,但网民已经将“罗冠军”和“强奸犯”划上了等号,一夜之间罗冠军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强奸犯”,通过网络,带有侮辱字眼的罗冠军的大头照被疯狂传播,罗冠军不断地被人肉,以至有些绝望地声称“遭受了巨大的身心伤害,现在完全社会性死亡,声誉尽毁”。
 
  梅根·O·纪伯林对于网络暴力评论道:“这并不是社会公平,这是一种泄愤方式。”网友用着所谓的正义包裹着网络暴力,站在道德制高点去审判活生生的人。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关于全体行为的分析或许可以帮我们明白网络暴力的根源,个体一旦参与到群体之中,由于匿名、感染、暗示等因素,会丧失理性和责任感,表现出冲动的、凶残的反社会行为。在网络中,我们卸下对外的光鲜外表,穿上虚拟的“马甲”,在一个个“窗口”下敲下一个个冰冷生硬的文字,我们消解自己的实体身份,穿梭在一个个马甲中,似乎我们只是那一个个对话框上头像,那些伤人至深的文字并不代表自己。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6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