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秋
2020年11月05日 来源:高速网 谢建兰

  【高速网 谢建兰】讯薄衾总挡不住浓浓的凉意,不经意中会忽然醒来,偶尔,眼角淌着泪,细思梦中,也有些许期冀。
 
  秋虫隐匿起了痕迹,秋水,也瘦了下去。后湖的石龟早凸显出来,默默打量着九曲桥。小鱼和柳叶的絮叨,或许只有晨风才能听见。
 
  在凉亭摆上一樽桂花酒,陪饮的不只是影子,还有那稀稀疏疏的月光。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一口酒,一段诗,一份牵挂,风寒中的心并不薄凉。
 
  并非在亭中索求着什么,白天一丝余晖残留在栏杆的温暖足够,或者夜暮时分几位老者留下的残棋,亦或带着浓浓泥土味的半出荆河戏。
 
  桂子的芳香亦远亦近,仿佛等待着我这个不眠人。等待,许是花上几个小时静等一个人下班,许是等着渐走渐近的温暖,许是等着一生的爱恋。
 
  山等着红叶的燃烧,河等着春潮的勃发。苇叶,等着一场飞渡。若渡过这半湖秋水,想必,彼岸,见与不见,也胜七分离殇。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轻轻……”狱中的王骆宾,没有绝望,三毛,决然去了远方。
 
  “人闲桂花落”,古人见不得落花,我却愿捡着桂子反复揉搓在手心,再将它轻轻撒入一杯清茶。一口茶下去,浑身洋溢着桂花的芳。
 
  “白鸟一双见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澧水河畔的山瘦了,村庄老了。蒹葭苍苍,还能溯游而上么?
 
  苇风里,青霜衔玉,菊酒摇玉露,韵舞秋裳。
 
  兰亭处,轻吹玉笛,声袅曲含伤,雁惊衡阳。
 
  抚着古城墙,凝望兰津古渡,触摸着瘦瘦的晚秋,莫名一丝惆怅。     
 
  月下,河畔的一小块白菜地绿绿的,萝卜菜苗上凝着几滴寒露,泛着珍珠般的光。种花种菜种欢喜,补碗补心补落花。
 
  缝缝补补的岁月啊,情愿浅依清秋,光阴做线,岁月穿针,换得山瘦水寒。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6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