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家乡
2020年12月01日 来源:高速网 李怡

  【高速网 李怡】我们每个人有着不同的家乡,同时也有着同样的祖国。在今年的中秋国庆双节假期里,家与国的概念更加清晰地紧密结合在一起。有部影片《我和我的祖国》更是将这一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这部影片是由医保改革、脱贫攻坚、乡村旅游、沙漠治理、乡村振兴五个独立的小故事组成,可以说是一张“十三五”成绩单,虽然是弘扬主旋律,笑点密集,里面的小人物大情怀,每一个镜头,每一种味道,每一种记忆都能触碰到我们内心那根最柔软的神经---家乡。
 
  家乡,他曾经是文人墨客笔下的的骏马、秋风、西北,杏花、春雨、江南,而在信息与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我在想,家乡于我们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家乡的味道
 
  这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不需要任何描述与修饰,就它本身就可以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纽带,心与心之间的交流。那就是文字与美食。百吃不厌家乡味,无论走的再远,家乡的味道总是萦绕在我们的心头。西晋时吴县人张翰雅号江东步兵,在洛阳做官时,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深秋时节,秋风忽起,触碰到他内心那根家乡的弦,他想起了吴中的时令莼菜羹、鲈鱼脍,于是诗笔一挥,写下了著名的《思吴江歌》: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禁兮仰天悲。遂去官返乡,于是中国的诗学中就多了一个“莼鲈之思”的典故。
 
  前段时间和同事去南宁出差,到了饭点我们都想着吃点特色美食,同行的一名同事思来想去竟然点了一份“三秦套餐”--凉皮冰峰肉夹馍,吃罢还对我们说:“味道不错,就是跟西安的比还差点!”在张季鹰生活的年代,松江鲈鱼、太湖莼菜这样带有强烈地域与时令特色的美食,有着严格的时间与空间限制。虽然在交通与物流十分发达的今天,这已经不构成任何困难,每一个外出的游子都能在打着“正宗地方特色”的店里寻到关于家乡的慰藉,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无论是怎样的美食与大餐,连吃数日总是会烦腻,而家乡的美食,母亲做的菜是无论吃多久都不会腻的,这股来自家乡的味道总能温暖着我们。
 
  家乡,有时候就在舌尖上。
 
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乡
 
  从古至今都有一句老话:“民以食为天”,食物,不仅仅对食欲与味蕾的满足,更是表达感情的媒介,餐桌往往也成为情感交流的场所。前段,我给家里换了65寸的新电视,淘汰掉了跟我年龄一样大的老古董,妹妹当时说:“我觉得现在电视可多余了,手机平板电脑啥不能看,还占地方,不知道为啥还没被淘汰!”中秋这天晚上,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打开央视的中秋晚会,当时是歌舞节目,我和妹妹给爸妈讲着这是哪个哪个明星,有过什么作品,爸妈回忆起他们小时候全村坐在打谷场上围着一台黑白电视机还看的津津有味的场景,回忆着那个时候电视里的明星,感叹道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大的电视,时代发展也太快了。
 
  一家人有说有笑,饭菜也是无比的美味,一扫而光。这时我对妹妹说:“你现在知道为什么电视还没有被淘汰了吧?”妹妹不明所以,我继续说:“电视机更多时候是一种氛围的代表,比如我们现在四个人各抱一个手机的感觉和现在能一样吗,它是现代社会里为数不多的能把一家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起的物件了,所以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电视机短时间之内不会被淘汰的原因。”
 
  抖音里我很喜欢的两个号是@蜀中桃子姐和@秦巴奶奶,不是因为他们的文案多么有文采,镜头拍摄多么有意境,而是因为他们视频里所记录的就是祖孙三代一家人在一起做饭吃饭的日常,虽是农村,没有高楼大厦与山珍海味,但一家人却是其乐融融,令无数身在城市的粉丝心生神往。歌词里唱:“到不了的地方是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家乡”。比起那些吸睛的“吃播”,这样平凡而朴实的生活细节更能引起大家的共鸣,也更能抚慰我们疲惫的心灵。
 
  无论风高浪急,无论繁花似锦,生活终究会归于平淡与宁静,当炊烟升起,饭菜飘香,家人围坐,我们心底会升腾起一阵感慨,回家真好。
 
  家人在,人安在。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乡。
 
地域文化,抹不去的底色与密码
 
  我到现在还能完整地背出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大兴安岭,雪花在飞舞;长江两岸,柳枝已经发芽;海南岛上,到处盛开着鲜花。”幅员辽阔的祖国大地每一寸土地有有着不同的山川风物、人文地理。
 
  影片里的衡水人张占义在医院告诉医生自己叫张北京,是北京人。医生说:“什么北京人,你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你是咱们衡水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在这个日新月异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别说是几十年,就是几年时间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你对眼前的一切感到陌生的时候,总有一种东西是不会变的,只要你脚踩在这片土地上,就会建立起与她身体的感应,这就是地域文化。故乡的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一砖一瓦都是我们记忆深处的“底片”,是无论都在哪里都难以忘却与割舍的乡愁和眷恋。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为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这是沈从文诗意的边陲小城;“秋天一到,天气变凉了,再打几次霜,树叶就变了颜色:起初变得有点发黄,然后由黄逐渐变红,远远看去像一朵朵盛开的红花。”这是叶君健心念的香山红叶;“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汽中扑面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汽里。淡黑的起伏的连山,仿佛是踊跃的铁的兽脊似的,都远远地向船尾跑去了,但我却还以为船慢。”这是鲁迅乘乌篷船去赵庄看社戏时的渔火和笛声;“两岸全是青青的山,中间是—条清浅的水,有时候过一个沙洲,洲上的桃花菜花,还有许多不晓得名字的白色的花,正在喧闹着春暮,吸引着蜂蝶。”这是郁达夫钓台的春昼。作家笔下都不自觉地流淌着对家乡文化的认同。
 
  这种文化是深入血脉与骨髓的,都市繁华,人潮涌动,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归属,而这份根脉就在记忆深处的故乡里,在父亲斑驳的鬓角里,在母亲热腾腾的饭菜里,在那不变的乡音里。无论走得再远,心里永远留着这样一片土地与这份对家乡文化的认同。
 
  家乡,就在我们的血脉里。
 
  家乡,是起点也是终点。当我们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渐行渐远的时候,在经历了来和去,亲与疏,远和近,生和死的时候,你才发现故乡是根本剪不断脐带的血地,永远连着血脉,你也慢慢读懂了人生。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