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一片叶落的时间
2020年12月01日 来源:高速网 李芃辉

  【高速网 李芃辉】又一次,宁强的秋天悄然经过,在我还来不及对它个招呼,说声:“秋呀!你好。”她似乎就已经转身离去,仿佛忽然之间,我所身处的这个小世界就变了一副模样,变得有些许单调无趣起来。 
 
  于是,我不由得有些苦恼,苦恼于我那些还未实行便已夭折的夙愿,那些开始于某一个奇妙瞬间的主意,只酝酿了短短数日,就埋没于庸碌的匆匆行程,多么可惜! 
 
  我曾见过宁强最美的秋天。那是我刚来到宁强工作的2015年。对我来说,只是从一个小县城到了另一个小县城,不算远行,但也离家不近,初来乍到,新人一个,最初的新奇过后,这有限的一亩三分地再难有能吸引我的地方,于是,一晃眼,五年就这么无所谓的消遣了过去。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她,或许,是她招摇地吸引了我才对。她的美就那样纯粹而无暇。秋天,是这样猝不及防地,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摊开展现在我的眼前,那么绚烂,那么细致。 
 
  是从哪一刻开始的呢?我想,是缘于那片盘旋落在我肩头的树叶吧。只不过刚好从站区院子里的桂花树下路过,像被什么选中,迟钝的我才得以有幸目睹这秋的姿容。鳞次栉比的桂花树被错落有致的安放在院落里,安静地站立。我不曾注意她开花时的模样,可无法忘却每天清晨打开窗户贪婪的深吸那阵阵飘来的香气,也许她曾繁花似锦,可此时已凋零成泥,细细想着,那景象一定是非常迷人的。
 
  但此刻,我已被它如金箔点缀,耀如流光的样子迷醉,树上的每一枚叶片,都像刚被人精心揉洗过一样,在暖阳曛曛然的光晕中,透出越发可爱的亮橘色,我想如果树叶有味道,那一定是蜜糖般的甜香。 
 
  我不由得抬起头,让阳光透过叶缝斑驳的洒在我的脸庞,傻乎乎地笑了:“把这样的景画下来吧!让它的美永久保留!”我这样想着,等哪天有空就这么做吧!而后脚步轻快地离去。 
 
  接下来的时日,似乎是忙碌的,也时有清闲的时候,我脚步匆匆,偶尔因工作或琐事打那一排樱花树下经过,会漫不经心地发现树叶渐黄,堆砌成深浅不一的暖色调。越来越多的干枯叶片,透支了生命般,奋不顾身地从树枝头落下,它们或轻或重的砸到地上,再铺满树根,像一次决绝的取舍,又如一场壮烈的牺牲。我的鞋子踩过它们,榨出最后的哀哀诉鸣。
 
  我突然觉得,这里的樱树,就像秋天的守望者,比我们更早的见证秋的到来,也更固执的想对秋进行挽留。这样深情美好的樱树啊!我想用最轻柔的彩铅把它描画,或许选个完美的角度让它留在照片中,哪怕只是捡一片树叶,夹在书中做成书签,也是我留意到它的收获,更是我领略过它的证明。 
 
  但不知为何,我的想法因时间的经过变得一天比一天淡泊,我的那些打算似乎也变得无足轻重了。风吹在脸上,一天比一天冷,在经过最后一场金色的视觉盛宴后,在一场比一场更寒的秋雨中,樱花树的秋天结束了。而我在宁强的第一个秋天,就在这种淡淡的遗憾中远去了。 
 
  又一年花谢花开,又一次的春去冬来,我还在这里,可宁强的秋天却再也没有我初次见时的惊艳,而后院那一排排樱花树,一如既往的四季轮转,却无法像最开始那样,触动我的心弦。不知不觉,我错过了一片叶落的时间;后知后觉,我遗失了最美一季的秋天。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