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雨
2021年04月26日 来源:高速网 刘利颖

  【高速网 刘利颖】雨来雨去。我时常会在金色阳光灌满土地的日子里,想要看一场雨。因为晴了太多天,人心会晒疲惫。这样的雨不能只顾自己一个劲儿地下,要能够恰恰洗脱掉椿树身上留了几天的尘是最好的。

  可以的话,最好下在古城里。下了以后,从十里八方都能嗅到些些药铺和酒肆弥留出来的味道,我是最喜往那边去的。一个人穿着雨筒靴,撑着刚刚能够装满人的小伞,多一个人也不能多。

  雨淅淅沥沥,从远处的矮树丛开始下起,洗礼着他们摇晃着的脑袋。下的草地上湿漉漉的,就算是穿着二十厘米的雨靴我也纵是不敢深入。有了勇气进去,出来也则半身泥泞不堪。

  这个季节很少果子,大部分都是还在带苞的花。雨,从白色的骨朵儿开始浇淋,粉色,瞧,又变成玫红色。这些都是爬墙树杆的野蔷薇,顺着铁栅栏一直往外够着头,想要探一探马路上匆忙躲雨的行人。

  往古城里瞧去,天灰蒙蒙的,映着古灰色的瓦顶。倘若一阵风吹来,那些不舍离去的灰色蒙雾,就往瓦缝里钻。屋檐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雨珠,不到一秒钟即滴落在地上的雨坑里,划出一层层波纹。一片瓦叠着一片,一连排的雨珠奏起了春雨的乐曲,一颗接一颗地直到雨停。

  偶尔经过河坝旁,有一两个拖着木衣板的古城妇女,半个身子探到河里不断地甩着衣服,这时候的河清澈见底,洗出来的衣服藏着一股淡淡的春雨味道,古城里特有的质朴的味道。

  雨停了,巷里又开始响起了一阵一阵的叫卖声,不像从前,喇叭里传出来的总归是没有足够的人情味。雨洗过一次以后,生命就又复苏一回,季节来往的方式是默默无声的。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6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