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杨传堂接掌交通部
2015年10月20日 来源: 凤凰网 张弛


    8月,杨传堂接替66岁的李盛霖,执掌交通部,出任部委党组书记一职。6年前,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杨传堂曾因病归京,历任国家民委副主任、供销社党组书记“闲职”,此次重归一线正部级职位。交通部历任部长连贯地推进了改革“接力赛”,杨传堂将肩负重担。

    西藏干部受重用

    杨传堂曾两度进藏,担任党政要职。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在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中,与杨传堂同样具备西藏工作经历者不断履新要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河北省委书记张庆黎、湖北省政协主席杨松、天津市人大主任肖怀远等人,都曾有西藏工作经历。

    杨传堂出身农家,早年参过军,当过工人。改革开放之初,他调入石油系统齐鲁石化公司,完成“工提干”,直至出任公司党委副书记一职。任职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期间,30多岁的杨传堂大力推广以“互保制”为主要形式的党政团工作双向责任制。

    之后,杨传堂离开共青团系统,在山东德州开始真正的地方执政经历。1993年,杨传堂从山东调往西藏,任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并于次年11月起任自治区党委副书记。10年后,他被调到相邻的青海擢升为省长,时年50岁。

    “我在西藏时一个月还有8000多的工资,到了青海却只有2000多了。”杨传堂在一次开会时表态说,青海的经济落后,又缺少扶植,他要带领青海人民发展经济,让青海群众过上富裕的日子。履新青海前四个月,杨传堂跑遍了贫穷的“六州一地”,不过,他仅仅在青海待了一年,就又被调回西藏,仕途更进一步,升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

    据现任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执行副会长、东中西部区域发展和改革研究院执行院长于今透露,杨传堂是个“工作狂”,为人低调务实,没官腔不作秀,极富个人魅力,是典型的学习型官员。“他口碑极佳,时至今日,我到青海、西藏调研,还能听到为数不少的官民称赞他,这实属不易。”

    但是,一场大病改变了杨传堂的仕途。杨回京后,虽有正部级席位,但一直流转在不甚重要的岗位上。中共十八大前,58岁的杨传堂结束了在闲职中的“休养”,成为受人瞩目的中枢要员。按照正部级官员65岁退休的规定,他仍有年龄优势。中组部给杨传堂的评价是:政治坚定,“经过多岗位特别是复杂艰苦环境的锻炼。”

    “大交通”改革待续

    履任新职后,杨传堂行程密集,登门拜访交通部退休老干部,走访部机关各司局、部属科研单位。8月8日,杨传堂一身迷彩军服装扮,在部长李盛霖陪同下,在训练场观看武警交通部队官兵擒敌拳、棍术演练,体验警营生活。

    在日前公布的中共十八大党代表名单中,没有李盛霖的名字。2011年11月,李盛霖就已满65周岁。交通运输部一位高级官员认为,李盛霖“超期服役”是交通部的需要,未来大交通改革任务艰巨繁重,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实施者。他说:“交通事业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深化改革开放和推进发展的任务都十分繁重,希望传堂书记能当好新一届党组的‘班长’。”

    李盛霖在天津工作了32年,上调北京后在国家经贸委、发改委担任副主任。2005年12月,李盛霖接替张春贤主政交通部,他是交通部较少的“非业内”出身部长,所学专业也不是交通。不过,根据交通运输部人士的说法,李盛霖思路清晰,很多数据过耳不忘。在听取有关司局的汇报时,他常能从司局长们口中飞速报出的一长串数据中找出其中一个最关键的。

    关于他的施政风格,更多交通运输部的人评价为“务实”。这也许与交通部当时面临的形势不无关系。李盛霖出任交通部长时,正值“十一五”开局之年,而他的前任张春贤,已基本完成了未来相当一段时期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布局规划,李盛霖要做的,更多是实施。

    2008年,国务院大部制改革中,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和建设部指导城市客运的职责均整合划入新成立的交通运输部。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小军认为,这场自上而下的行政体制改革,取得不少成效,但也有些问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有些是大部制改革探索过程中衍生的,有些是大部制改革还不彻底带来的,还有一些则是部门利益的自然对抗。

    4年过去,交通运输部仍在艰难磨合。民航局、邮政局在纳入交通运输部后,内部仍保持高度的决策自主权。一个鲜明的事例是.:民航局年度工作会议通常先于交通运输部召开,这意味着交通运输部对全年部委工作重点、难点的指导意见,似乎与这个下属部门没太多关系。

    更关键的问题是,铁道部是交通部的平级独立系统,针对大陆交通运输体系远景规划,至今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和铁道部三方仍各有所思,对综合运输体系“几横几纵”的定义也不一致,这种规划层面的不一致,已对综合运输体系的构建造成实质性阻碍。

    今年上半年,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分别前往铁道部、交通运输部和中国民航局调研。据透露,始自2008年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将会继续推进。

    黄镇东、张春贤奠下根基

    交通部开放历程几与中国市场经济改革同步。时至今日,无论运输还是建设,市场化程度都比较高。历任部长连贯地推进了改革“接力赛”。

    改革开放之初就任交通部长的是黄镇东。他是毕业于交通院校并一直在交通系统内工作的官员,1985年初,由秦皇岛港务局长升任交通部副部长,分管计划司。1988年任国家交通投资公司总经理。1991年,黄镇东再次回到交通部,任交通部部长、党组书记,一干11年。

    黄镇东任期内,大陆普通公路里程增加了70万公里,高速公路几乎从零开始,以1.9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二。在此期间出台的影响中国交通改革发展进程的一系列举措,为交通后续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黄镇东的继任者,是现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他被认为是从社会底层一步一个脚印抵达政府高层的代表人物之一,属实干型官员,每个时期都有令人瞩目的成绩。相比其他几任部长,张春贤任期最短,只有三年。

    1998年,由正局级的党组成员起步,交通部提供给张春贤坚实的基础,2003年2月出任部长一职时,张春贤49岁,是当时国务院各部委中最年轻的部长。他在任期内赚得布局深远的政声。

    张春贤任内,不但完成了国家高速公路网的初步架构雏形,还启动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村公路建设工程。“让农民兄弟走上沥青路和水泥路”成为他的一个施政口号。公开数据显示,仅20032004两年间,内地建成农村公路里程就超过了前53年的总和。

    除此之外,张春贤还作了大量具前瞻性的基础工作,出台了一系列战略规划,其中就包括公众最为熟悉的《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中组部赞赏其在部长任期内,为推动交通事业的“长远发展”做出的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cngaosu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