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2016年06月13日 来源:中国高速网 张芸波


  (中国高速网 张芸波)倘若,不是村里的孩子们在“六一”节那天撒着娇跟我讨要礼物,大概我已经忘记,自己也曾经跟她们一样从每年这个期盼的节日里一步步走来,不知不觉,从小就走到了大。看着,一张张天真烂漫的笑脸,和柔柔嫩嫩的话语,簇拥着,争相拉扯着我,“这是我的阿姨”、“这是我的阿姨”,我开心地笑了。

  有时候,记忆的大门就这么不经意地一点一点被撞了开,一些久远微弱的光,像清晨洒进屋内的那一抹阳光,慢慢明亮而热烈。我想那个城市了。

  虽然,前两年小学同学聚会刚回过武汉一次,但我还是不可抑制地想再回部队大院看一看。也许,是想循着小时候的那条纯净记忆,再走一走,看一看。

  就连村里的孩子们都说,我想要好吃的,要好玩的,还要漂亮的新衣服。是啊,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还有什么比节日里穿上了一件漂亮的新衣服,更具向往和诱惑呢。

  母亲就是这样好强。父亲从来都在忙,部队成了他的家。虽然一个人带着我们三个孩子,还要上班,不但累,负担也重,但母亲却一点儿也不服输,从来不让我们姐弟三个在别家孩子面前少了什么。

  女孩子七八岁的年纪就已经知道了爱美。有一天,我噘着嘴就回了家。母亲说,放学了,丫头?快来帮妈妈干活来。我“嗯”了一声,却径直回了自己房间闷坐着。母亲从厨房擦着手赶过来,怎么了,丫头?谁欺负我们丫头了?我噘着嘴说,今天上学,那唐丽穿了一条新裙子,可漂亮了,跟我们说是她妈妈送给她的“六一”礼物,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条裙子嘛。我嘴里不屑地说着,眼神里却满满的都是嫉妒。好了,快来帮妈妈干活吧,一会儿菜要糊了。听清了原委,母亲拉着我,跑着回了厨房。

  吃饭的时候,母亲时不时有意无意地看看我,跟我打趣。我一声不吭,闷闷不乐地吃完饭就去写作业了。母亲收拾完出门了。不一会儿,手里拿着那条裙子回来了,问我,丫头,是这条裙子么?喜欢啊?我噘着嘴说,嗯,喜欢。知道妈妈总给我穿姐姐穿小了的衣服,不会给我买,心里更难过了。好了,妈妈知道了,写作业吧。母亲拍了拍我的脑袋,转身进屋了。

  晚上,我迷迷糊糊地起来上厕所,看见妈妈屋里的灯还亮着。我蹑手蹑脚地推开门,母亲还在缝纫机前忙活着,手里摆弄着一块花布。看见我进来,母亲一招手,进来,丫头,正好过来试试,看看好看不?我满脸疑惑地走过去,母亲像变戏法似的,从缝纫机上“变”出了一条裙子。啊?好漂亮呀,这裙子,这样式,不就是今天唐丽穿的那条嘛。母亲笑着,一句话也不说,径直为我试裙子,比大小。然后,拉着我站到了大衣柜的镜子面前。

  镜子里,一个美丽的小公主亭亭玉立。我一扭头,抱住了母亲。妈妈,你真好。母亲抱住了我。妈妈比着唐丽的裙子,给你用姐姐的衣服改的,咱们也有“六一”礼物了,好看不?嗯,嗯。我不住地点着头,紧紧地抱着妈妈。

  第二天,我起得格外地早。吃完饭,帮妈妈收拾完,就兴奋地穿着那漂亮的新裙子上学去了。哎呀,真漂亮,你的裙子比唐丽那条还好看呢。女伴们簇拥着围着我,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我穿着新裙子,此时,心里比蜜还要甜。

  有时候,记忆的碎片往往就在一瞬间凝结成了一件往事,一段美好的回忆和感动。童年,裙子,母亲,巧手,点点滴滴,温暖了我一个童年的记忆,美好又难忘,感谢母亲!感谢童年!

  阿姨,阿姨,跟我们一起跳方格吧,要拉着我们的手跳。嗯,好,拉着手,一起跳。我笑了,孩子们的笑声也响彻了小兰村的上空。原来,童年,记忆,总是这么的好。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