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收记忆
2017年06月20日 来源:高速网 赵纯纯

  【高速网 赵纯纯】“芒种见麦茬”,又到了收麦的季节。

  现如今收麦机械化,讲究速战速决,几天地里就空了,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收麦的时间跨度是很大的,生产队时收麦甚至要一个来月,还得黑天白夜的干,先是用几天的时间拔场面,杠场,就是拔掉一片麦子,用牲口或拖拉机头拉着磂碡,对其碾压成场,然后就是收割,再集中到麦场上脱粒扬场晾晒,后来包产到户,效率提高了很多。现在想来不可思议,那时真是太落后了,但是,这一切对孩子们来说是无所谓的,甚至盼望着过麦,因为那时有个假叫麦假,记忆中麦假期间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希望之苗

  那时候还小,帮不上大人忙,父母割麦(或拔麦)时,小孩子们就在地头或田间玩耍,这时最兴奋的事儿就是父母在割麦的过程中发现小杏树、小桃树或者狗尾巴花,那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宝贝,在父母协助下,仔细的地将它起出来,把根部团成一个土蛋蛋,回家栽到院子里,小心呵护,为防止鸡给凿了,还用砖头砌起来。头天栽上叶子是蔫的,第二天早上便支楞起来,充满了生机。小时候记忆中的水果无非就苹果梨桃杏几种,不像现在随时能买到各种水果,那时候吃完桃和杏,果核便被扔到猪圈里,然后随着农家肥被拉到地里,和小麦一起生根发芽,破土而出。所以那时栽上小果苗,也就是栽种了一个梦想,憧憬着这棵小苗有朝一日能枝繁叶茂,结出香甜的果子……然而最终这也只能是梦想,随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去或者开学,小果苗也就寿终正寝了。

  麦垛狂欢

  麦假最好的游戏莫过于在麦秸垛的各种疯狂。在麦秸垛上像永动机一样的各种跳越,不输给现在幼儿园滑梯的出溜,还可以淘出一个滑秸地道玩捉迷藏……玩也玩不够,大人不叫不会停,浑然不觉满身汗和麦芒的刺挠。这麦秸可不仅仅是揍饭的柴火,老奶奶用滑秸秆编织成坐的“墩儿”,还有大人们整个夏天戴着上地里揍活的草帽。巧手的姐妹们,用麦秸秆绕在手指头上,当戒指儿。用剪子剪一段,就是喝汽水的天然吸管。

  颗粒归瓜

  随着各种瓜果的上市,小伙伴们打起了麦秸垛的主意,把最底端划秸翻起,用手把漏掉的麦糠混合物收出来,积少成多,用簸萁簸了,用来换瓜,解解嘴馋……

  奶奶也会带着我们到收割完毕的麦子地里去捡麦穗,无论怎么细心的庄户人,也无法把遗落在地里的麦穗做到颗粒归仓。老年人们带着孩子再去像篦子梳头一样过一遍,虽然还能捡回来的不多,但是一个麦天下来也能收获不少。这些麦子换回的西瓜,吃着更甜,因为自己付出了劳动。

  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好吃的好玩的数不胜数,但每逢麦收季节,便会忆起儿时的麦收,忆起那时候的慢生活,忆起那难忘的快乐指数极高的麦收趣事。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