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是故乡浓
2018年03月07日 来源:高速网 鱼馨源

  【高速网 鱼馨源】“年年不同,岁岁有味”2018年的新年我们选择与亲人结伴出游,与远在千里的小叔家人团聚,过一个大团圆的幸福年。

  初一早晨天微微亮,我们一路向东去济宁。鲁国新月,兰陵美酒,浸染鹤发童心。闻燕语婉转,遍荠麦青青。自关中、一路东来,临伟揽胜,狂狷暗生。伴轻寒、孔门伫立,玉阶聆圣。耄耋野叟,仰泰岳,登临意浓。纵冬雪日积,春寒覆夜,难掩豪情。一部春秋尚在,映山河,仁爱无声。耄耋老爷行壮,飒飒如沐春风,小辈受益颇深。

  身在异乡,炮竹喧天,难免有点思家。“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美丽河水泛清波”。无意间听到汽车广播里传出的韩红那首《我的家乡在日喀则》,思乡之情愈加浓烈了。山东之行就此告一段落,遂决定回老家长武走亲访友,过传统春节。

  垂髻之年随父母来咸阳,小时候老家村子门前的那条土路弯曲逼仄,冬日不下雪时,会积上厚厚的尘土,行走时,尘土飞扬,困顿迟缓了脚步,会钻进鞋子,裹了裤腿。外出的人,进房前,必要拿扫帚拍打清扫了身上的尘,尘土的味道便浓郁的呛鼻。一排排土坯结构的瓦房下面总能找到几处麻雀等野鸟们的家。总有一群群麻雀,忽而从瓦房顶上飞下来,或者一只只从瓦房土墙洞口飞下来,落在院子里,啄食晾晒的稻谷小麦,忽而又飞起来,落在瓦房顶上。小时候总觉得麻雀们每天黎明和黄昏唧唧喳喳的鸣声是嘈杂聒噪的,如今多次回家都找不到几处麻雀的小窝了。

  新年之际,再次踏足我的老家,心情涌动出不同往日的情愫。瓦蓝的天空下,挺拔的松柏玉树临风在故乡的山山卯卯,远望,似一副浓淡相宜的水墨画,扫去了长武山卯原来的荒芜,长武显现着从未有过的年轻。平坦的水泥路覆盖了曾经扬尘的弯曲土路,道路两旁,伫立着记忆里没有的一盏盏照亮前行的路灯。村口一条条新年祝福的标语,一个个悬挂在村口。一幅幅金字对联张贴在家家大门口的左右两边。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随着微风摇摆着身腰,将新年的喜庆铺洒在醇孤原的上空。

  “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包饺子、蒸年糕,打灯笼、放鞭炮。”童年的歌谣,唱了很多年。小时候的年是有满满中国味的年,一到年三十就已经在过年,嚷嚷着要妈妈给自己换新衣,戴新帽。年三十下午吃完团圆饭,大伙们都不约而同的点亮门口的大红灯笼,走出家门。小孩在一起放鞭炮,大人围坐在一起嗑瓜子唠嗑,直到听见一声“春晚开始了”,大伙们才渐渐散去,还留着孩子们在大马路上嬉笑尖叫的余音。大年初一要比谁起得早,趁着天还没亮妈妈就做好臊子面,我们呼噜呼噜几碗下肚后,就在大门口集合,去给家族长辈们拜年,年长的同辈带领着我们鱼氏家的孩子们,挨家挨户给老鱼家的长辈们拜年,走到哪都是一起磕头一起作揖,一起碎碎念着新年祝福语,虽然小孩不懂意思但是也跟着哼鸣。分吃到一点点瓜子水果就觉得特别开心,衣服兜里塞着满满的瓜子,一蹦一跳洒落一地,捡起一些是一些,和着泥土就塞在了嘴里。这一幕幕回忆涌上心头。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我家乡的长武乡党用勤劳的双手奋斗创造着更加美好的明天。新故相推,日生不滞,幸福是奋斗出来的,2018年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