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轶事
2018年11月30日 来源:高速网 张飞

  【高速网 张飞】我的村庄和陕北高原上每一个乡村都一样:窑洞高高低低的点缀成村庄,村人丝丝连连成乡亲,悠远中一丝沧桑,质朴中一点安详,平凡的有些庸俗,庸俗得让人舒服。

  我不知道我的村庄是先有了路还是先有了人,路的尽头就是村庄里的最高学府,一所只设4个年级的小学,就是最为辉煌的时候也只有30余名学生。一条“丫”字型的路将村庄分为三个板块,从记事起,就相互牵连,互为依托。学校刚好在“丫”的中间位置,也是整个村落的最高点,常年里飘扬着郎朗的书声,也俯瞰着三个山坳里的家长里短和鸡零狗碎。我在这里度过了几年快乐的时光。

  学校占尽了村庄的天时地利,也承受了村人们不能有的苦楚,至少学校的饮水情况就是这样的,但老师们是不必发愁的,挑水一项是我们这些学生的最爱:自愿分担挑水的学生是不必上自习课的,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约束,最主要的是从学校到水井有至少1公里的路程,这1公里中,我们可以做很多平时不能做的事。

  我那时个儿小,对申请挑水这件事是有些难度的,每次都要为和谁合抬一桶水煞费苦心。要提前“攻关”的,当老师发布挑水的任务时,让合作的伙伴自告奋勇,而我要推脱一番,但我每次都能从老师的眼眸中读出窥破那份小九九的秘密,老师不言我亦不语。

  挑水是要经过一片果园的,春秋季是最好的时节,各式的花香和浓厚的果味,来去的路上我们都要驻足良久,见惯了四季的芬芳,也尝足了果香的悠长。享受这样的时光。

  水井的地方也算神奇,一块直棱棱的岩壁直插沟底,水井就在距离沟底数丈的,岩石的中间位置。说是水井,其实也就是几块硕大的条石顺墙围成的方坑,但水的来源对于久居城市的人来说绝对能称的是奢侈,水是从山涧的石缝中流出的,略粗于筷子的水流常年淙淙,几乎不受季节和天气的影响,清凉甘甜,沁人心扉,滋养出辈辈淳朴的庄稼人。

  夏天的夜里去井边等水是件高兴的事,晚饭后村人们就三三俩俩的晃悠着去井台排队等水,村人们放下了一天的疲惫,闲散的依躺在光滑的岩壁上,家长里短的聊着些无关紧要的事。

  每个月光茭白的夜晚,井台上,村里的“文化人”二大爷,每晚都是要讲上一段《隋唐英雄传》的,这是安抚这些猴孩子们最好的办法,一旦开讲几乎鸦雀无声。二大爷是个能人,尤其是擅长口技模仿隋唐英雄们相互厮杀的场面,让你脑补无数的场景,旷日秋原北风潇潇,战马嘶嘶刀光剑影,为着心中的理想国度倾洒着热血与青春。紧要关头处二大爷总会咳嗽几声,卖关子式的停顿几秒,引起一阵唏嘘的不满之声。

  故事之后总是长长的各怀心思的沉默,只有那潺潺的溪流滴落进水桶溅起不同声响的回声。那样的夜晚,星光点点,我依靠在光滑的岩壁上,一抹夜色掩盖了我疯长的思想,我向往故事里那些驰聘疆场的英雄,更向往山外边的原野上的肆无忌惮的秋风,就像远处星光下的夜以继日奔赴的黄河,呢喃着岁月从他身上夺走的荒凉,他都讲给了我听。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