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回眸
2020年06月17日 来源:高速网 范薛鲁

      今日放生。
 
      鱼儿掂在手里,滑溜溜的,丰满而富有生命的弹性。它们几经周折才来到太平河边,在扎紧了口的白色塑料袋里挤做一团。 
 
       我解开缠在袋口的绳索,看到双眼痴痴的鱼儿,满目待宰的神情,不知所措地胡乱冲撞。无望却又不甘地在我手里拼命地挣扎,挣扎,“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平静的太平河顿起涟漪。河里比塑料袋里宽敞多了,也舒服多了,它们在太平河里畅快地呼吸,自由地游动,像做了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鱼儿会不会做梦?会不会梦到太平河,以及河边垂垂的杨柳?就在今天早上,它们目睹了太多的同类被斩掉头颅,大卸八块,装进大筐里运往各处的饭店。它们颤栗着,还流着同情的眼泪,就被一股脑装进了塑料袋,抬上一辆汽车的后备箱。车子一路颠簸着,它们带着赴死的恐惧,挨挨挤挤地挨着临刑前的时光。
 
       它们想着,也许再过一会儿,它们就会躺在某个单元楼橱房的案板上,痛苦地呼吸,抑或做最后的挣扎。整齐的鳞片被扒光了,带着混身切了花刀的躯体,从案板上不甘地跃起,权做带着镣铐的舞蹈,摔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血水四溅。终于,咽下最后的一口气,张大了再也合不拢的嘴巴。伤口上涂满盐巴、白酒、味精、酱油,与切好的生姜、大蒜混合,或清蒸,或油炸,或红烧,白的鱼肉向外翻起,鱼眼狰狞着流泪。橱窗外飘散着鱼肉的腥香,以及人间的欢声笑语。
 
       鱼儿从我的手中滑落,一条又一条,袋子空了,鱼儿放完了。我的双腿蹲得酸麻,站起身,阳光和暖,习习凉风吹动着岸边的柳丝,忽然发现游到深水里的鱼儿一一浮出水面,向我频频回眸,还带着含泪的微笑。一条、两条、三条,成群结队,它们兴奋得向空中打挺,转着圈儿在我附近徘徊,游动,黑压压的,久久不肯离去。
 
       鱼是有灵性的,对它们好,它们知道。
 
       我突然汹涌起洪大的感动,心瞬间被软化了,泪水滂沱而下,是感动也是忏悔。我不能再看那些鱼儿感激的回眸,那眼神触痛了我。曾经迷途的过去,我也曾是个杀手,也曾把鱼儿置于案板之上,使它们变成了盘中餐,口中食。那些鲜活的生命化成了我身上的肉、血管里的血。而那些毫不知情的鱼儿,对我这个曾经沾满它们同类鲜血的杀手却给予最最单纯,最最质朴的回眸,无限的凄美。
 
       如此卑微的小生命,那么楚楚可怜,看它们游在水里的样子多么可爱,我庆幸我曾怀有的那一点点小小的善念,才得以让它们重获了自由,在太平河里继续生儿育女,生生不息。
 
       鱼儿又浮出了水面,给我一个微笑的回眸,打一个旋儿,然后,甩一甩尾巴,又钻到深水里去了......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7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