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爱
2021年03月02日 来源:高速网 马新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第三个本命年了,所以我是一个已经36岁的中年人了,有一对漂亮可爱的女儿,虽然是个不喜欢操心的人,但对孩子却是尽心尽力的疼,爱她们胜过一切。我的父母对我也是一样的,上学毕业后自己过得不好已经不会再和他们哭鼻子了,怕他们为我担心,可他们听到一些我们三个的风吹草动,还会当我们是小孩子一样不放心,总是想着法子帮衬着我们。
 
  2020年初,疫情严重时县城各个小区出入管控严格,除了购买日常吃用物品,基本上都窝在家里。妈妈过几天就给我打一通电话,不是给我蒸了一大锅馒头,就是炖了鱼肉的,警告我千万别出去,然后就让爸爸骑着自行车给我送过来。嘱咐我不要带孩子出来,可他们却顾不上自己的安危,只想着自己的笨女儿能不能吃上饭。其实,妈妈知道我不会做面食,疫情管控后,外面的小商贩也都不出摊了,知道我肯定买不到,又担心我带着孩子吃不好,总是做点好吃的,就让爸爸给我送过来。可是她不知道,离开她的小女孩儿也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怎么可能什么也不会做。所以每次回娘家,在厨房忙碌都是他们两个,我们只要站在门口跟他们说话就行,因为他还是怕我盐放多了,热油溅到脸上,菜炒得不熟。
 
  前几天,去早市摊上买了三百块钱的排骨,给妈妈她们拿过一半去,到了晚上想给孩子们炖点吃,才发现肉是坏的,赶紧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别吃了,一会儿我过去拿,明天找摊主退钱。第二天,送完孩子我拿着肉就去退钱。手机上有支付凭证,又有解冻后飘着臭味的肉,证据充足不怕摊主不退我钱。到了肉摊位,我把两袋肉往他们车旁边一放,摊主知道自己的肉质不好,怕影响他们今天的生意,马上就把钱退给我了。我又换了一个摊位买了肉,给父母送过去。到了家,只有弟弟和小侄子在家,我问爸妈去哪儿了,他说刚出去一会儿,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刚说完,爸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问我在哪儿,说他们俩个人已经在早市上,怕摊主不给我退钱,担心我会跟他们打起来,吃了亏,俩人便早早的来了早市,想陪我一起去。我说:“我都多大了,这点事儿我还处理不了,你们快回来吧。”爸爸一听,我早退了回家了,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但是眼泪却一下子给冒出来了。
 
  写上面一段的时候,忽然想到我奶奶,奶奶那时八十多了,她在我家和老叔家轮流住,奶奶每天晚上都是八点半左右睡觉,躺下三五分钟就能听到呼噜声。那时爸爸在家打零工,偶尔晚上会在外面吃完饭才回家,奶奶也会八点半躺下,但是她不睡,竖着耳朵听着家里的动静,一直到爸爸回来,最晚的时候爸爸会在十点左右才回来,奶奶也会等到她的儿子回来,她掀一下门帘看到确认是她的儿子回家了,她才会安心地睡觉。
 
  无论我们多大,在父母眼里我们始终都是他们的孩子,我们总以为自己长大了,所有的事情自己都能扛了,也可以为他们遮风挡雨了,开始想把他们放在我们的身后,他们只需要身体健健康康,每天高高兴兴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可我们想错了,他们依然会担心我们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他们甚至依旧把我们当成那个有事会哭的小孩儿,但这却是一种幸福的宠爱,我们得懂,因为他们依旧会带着对我们的这种宠爱一直到他们不能在给予我们什么为止。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7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