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心灵的写作
2015年10月20日 来源:中国高速网 杨金砖

基于心灵的写作
——熊运福与他的文学创作
 

  (中国高速网 cngaosu.com 杨金砖)在潇湘文坛上,熊运福先生不仅是一位虔诚的朝香人,更是一位执著的耕耘者。屈指算来,自他第一次投稿起至今已30余年。从下放知青到从事诸多行业单位管理,再到县、市、省级报刊编辑记者,无论在哪一个岗位上,他都从未放弃对文学之梦的追求。据统计,其发刊的各类文章已达2000余篇,并有数十篇在全国各类征文中获奖,且其作品涉及新闻、报告文学、散文、小说、诗歌、故事、曲艺各个门类,其艺之杂,其文之富,其业之广,其识之博,自不待言。

  熊运福先生与我是老乡,年龄上比我长二三岁,但他踏遍三湘四水,游走神州大地,堪称老兄。不过,我们间的相互认识则是近些年的事。记得早几年永州市文联的彭楚明先生给我送来一捆书,其中有一本《胡耀邦的家教遗风》,就是熊运福兄的著作。他的这个书名非常吸引眼球,于是我取来拜读,发现这位未曾谋面老乡文采的确不错,于是,他的名字便在我的脑海里烙下了最初的印象。

  自那之后,又收到了熊运福兄的散文集《五十拾碎》一书,其中《亲人的背影》一文,可谓是一篇“感天地、泣鬼神”的绝妙好文,读来让我不时眼角湿润,深深被其所述说的情景所感动。文章是对其哥哥、母亲、祖母的回忆。在1983年7月的一个下午,从小相依、形影不离的亲老兄因公车祸殉职,这忽然而来的噩耗,使一个幸福的家庭骤然跌入痛苦的边缘。当年,其兄还不到27岁,正是风华正茂,英雄用武的年龄,英年早逝,这给家庭的打击之大,是不言而喻的。随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母亲、祖母相继病逝,其哀痛之情真可谓无以言说。尤其他们为了让多病的母亲不要因哥哥的噩耗而伤心过度,一次又一次却编造那些善意的谎言,读来让人凄然泪下。文中那一次次反复出现的亲人们的背影,仿若就是朱自清的《背影》与鲁迅《坟》中的场景的续延与再现,深深地撩拨着读者心底里那根最敏感而又最柔弱的心弦,直生“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般的悲苦与惆怅。

  在《五十拾碎》里,除了对家庭亲情的记述,其一组“边走边读”式的文化散文,写得非常玲珑碧透。如《祭祀虞舜》、《仰望盘瓠》、《濂溪寻脉》、《走进千家峒》等等,这组文化散文体现了作者独到的视角和丰厚的人文底蕴,读来如浴山风般的清爽,如听幽泉般的明快。

  正当我沉浸在他的《五十拾碎》的玄想之中时,又从电话里得知,他的另一部报告文学集——《父恩浩荡》也于上月问世,说已给我与凌鹰、吕定禄等文友各寄上了一本,并由我转交。随后特快专递给我送来一撂图书,打开一看,便是熊运福兄的《父恩浩荡》。于是,借着西山的晚霞,听着霜后的寒风,在潇水之滨的寒音斋里捧读起熊运福兄又一本新著来。

  《父恩浩荡》是一部报告文学作品集,共收录作者过去创作的30篇文章,计11个印张,26万余字。不仅印刷装帧十分考究,封面设计淡雅清纯,而且文字精简,语言清新,情节生动,故事真实,情感充沛,读来甚为感人。真乃性情人也,心系百姓疾苦,笔录天下变化,既为主旋律歌赞,又为生民苦忧呼嚎,充分体现了作者的写作宗旨与为人准则。

  我们知道:自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于1978年《人民文学》上刊发而在全国产生巨大影响之后,报告文学的影响虽然依然存在,但是由于其歌赞、颂扬之声太盛,再加上读者对文学的日渐疏远,以至过去很多文学都难以为继,于是,报告文学就更显得边缘和生疏,从而,过去的那种报告文学的强势劲头已不复存在。譬如早两年陈启文的《共和国粮食报告》,可以说是近年来报告文学之翘楚,并获得了鲁迅文学奖,但市场上的销售情况依然没有些许起色。在官场小说、反腐小说、言情小说、厚黑类小说节节攀高之时,报告文学成为当下众多文学样式中的异类。

  然而,可喜的是,像熊运福兄依然在报告文学的园地里默默耕耘,不时向读者奉献出自己的新作来,这种精神实为难能可贵。这对纯化社会风气,引导社会文化,突显社会价值方面显然不可小视。尤其在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创建与真善美的弘扬方面,功不可没。他的许多文章体现了文人心中的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和忧乐理念。

  譬如:从《总书记来到竹子水屯》、《将军之乡铸路魂》,到《瑶乡壮歌》;再从《穿越雪峰山》、《征服天险的人们》,到《我爱这片土地》,等等,这些篇章,都是他报告文学中的佳篇,文字优美,情感细腻,字句之间倾注了熊运福兄的全部情感。像2008年初的那场南方冰灾,仅广西桂林全市受灾人口就达282万,倒塌房屋35000多间,这件事引起中央高度关注,总书记在大年三十,深入灾区一线慰问受灾群众,关注百姓冷暖。熊运福兄以一位新闻人的敏感与责任,独自深入广西资源县中峰乡八坊村竹子水屯,以《总书记来到竹子水屯》为题对竹子水屯的抗灾救灾、恢复生产、灾后村民生活情况进行了详细而深入而周详的报道,在大灾大难面前,体现了中央的关抚,体现了全国人民的关注,更体现了灾区人民生产自救中的顽强奋斗精神。这篇报道不仅有深度、有广度,更有厚度,被广西自治区评为2008年度“冰雪中总有温情”征文一等奖,这是对熊运福兄的文学创作的肯定,更是对他的新闻从业精神的褒赞。其文章中写道:

  “冰雪无情人有情,危难之处见真情。桂林的灾情牵动着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亿万人民的心,灾情严重的时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十分牵挂桂林的受灾群众,于1998年2月5日至6日深入桂林灾区,实地考察灾情,慰问受灾群众,指导抗灾救灾,真情温暖灾区,群众备受鼓舞。”

  总书记视察灾区后对桂林市委提出:“切实保证受灾群众有饭吃,有防寒衣被,有病能及时医治,有避风寒的稳固住所,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秩序稳定。”总书记的体恤百姓,心系灾区,关心底层民众的人民公仆形象,拉近了党与普通百姓的距离,更是令灾区人民备受鼓舞,让全国人民深受感动。

  假若说前面所提的文章是一种宏大的题材的叙写,那么从《父恩浩荡》、《母爱如河》,到《一枝一叶总关情》;或者是从《走过沼泽是海天》、《女书之恋》,到《千金之诺》与《一个下岗女工的日记》等,所反映的则是底层百姓庸常生活里所涌现的一些感人故事。

  如《父恩浩荡》里讲述的是东安县舜皇山上一位无臂山民谢红军的悲壮故事。他因一次事故失掉双手而成为残疾之后,在父母亲的鼓励下,不仅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心,而是以顽强的毅力和勇气,克服诸多困难,终于成为了一名可以生活自理的农家里手。更令人敬重的是他还有一颗博爱之心,在自己生活十分困苦的情况下,还毅然决然地收养了两名路边弃婴,并艰辛地将她们抚养成人,这种无私的人间大爱,真可谓是“父恩浩荡”。熊运福兄几进舜皇山去采写这篇文章,不仅获2006年“是谁感动我们”全国短篇报告文学征文大奖,被收录到《2006中国报告文学年选》一书,还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永州市文联吕晓勇先生与潇湘电影制片厂正在拍摄的电影《舜皇山上的云朵》,就正是以熊运福兄所报道的故事为蓝本而改编的。可见,报告文学只要真实感人,写得好还是很有市场。

  又如:《母爱如河》里则讲述的是一位下岗职工何平不顾家人反对,毅然将别人丢弃在集贸市场的一名身体“畸形”的怪婴抱回家来,像对待自己亲生小孩一般照看抚养,并出资出力为其求医问药,根治身体上的怪异之病。文章虽是不长,但读来无不令人为之动容。在一个社会伦理日趋衰退,人际关系愈发紧张的当下社会,《母爱如河》里所体现的这种慈悲为怀、大爱无疆的精神,恰是一支烛火,让我们在迷茫的路上看到了些许光芒。

  读熊运福兄的作品,总能给人以人生的启迪和精神的亢奋,给人以向上的力量和尚善的导引。他以清秀之笔,状写社会的善良和人间的美好,为我们留下了一份弥足珍贵的精神食粮。

  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熊运福兄正是在知天命之年,在这个年龄是人生第二次飞跃的年龄,更是一个收获的年龄,我想在今后的创作路上,熊运福兄一定会有更多更好更精彩的作品。

  2012年12月26日凌晨,于永州寒音斋

  (杨金砖,1963年出生,湖南科技学院图书馆馆长、编审,永州市文联副主席、作协副主席,主要从事潇湘文学研究。曾出版《孤独的守望》、《寂寥的籁响》、《潇湘文学散论》、《汉字计算机实用教程》等专著,主编过《永山永水》、《柳宗元永州诗文赏析》、《永州当代文学作品选》、《零陵山水散文选》、《中国古代文学学科课题选》等书,并与人合作著述多部)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cngaosu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