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2年我的读书
2015年10月20日 来源:中国高速网 罗品杰

  (中国高速网 cngaosu.com 罗品杰)秋后算账,年终总结,惯例也。盘点2012年我的读书,嘿!80本书籍已读过,概有1200万字上,都要佩服自己时,想起了成语“大言不惭”。

  不必列全八十本书的具体书名,还是谈点今年所读书的个人感慨,摘录一些精辟语句,聊以自慰,孤芳自赏吧。

  按先读为序,摘要发表如下:

  北大才女庄秋水著《三百年来伤国乱》,内容主要涉及晚清民国大乱局下的社会、军事、文化等领域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注重史料钩沉、考据,从各个历史事件中牵出对传统、历史的思考和回溯。她说:“真正的历史故事是以人生为中心的,里面跳动着现实的生命”。

  《人间词话译注》,王国维说词共156则。着重说了三个问题:第一关于境界说,第二关于两宋词优劣说,第三关于治词门径。王国维《人间词话》倡导境界说,标志着中国新词学的开始。凡是学诗词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人间词话》的。

  沈从文《边城》里的文字淡淡的,也是雅雅的。至味莫如淡。读沈从文的书很安心。摄影师卓雅写道:“长长的码头,湿湿的河街,湍急的青浪滩,美丽的酉水河,满江浮动的橹歌和白帆,两岸去水三十丈的吊脚楼,无数的水手柏子和水手柏子的情妇们都永远逝去了。这一切,不会再来。” “在这片乡土上,恍若隔世的感觉你常常会有,一不经心就会掉进沈从文先生的岁月中去。”

  《毛泽东诗词精读》好书。毛泽东的诗词既豪放,又婉约;既刚气,又柔情。其中《贺新郎 别友》、《沁园春 长沙》、《忆秦娥 娄山关》、《七律 长征》、《念奴娇 昆仑》、《沁园春 雪》、《浪淘沙 北戴河》、《水调歌头 游泳》、《卜算子 咏梅》、《虞美人 枕上》等尤使我喜欢。
  沈从文著《湘行散记》。湘西本来就美,加上沈先生美的文字、文笔,真是相得益彰!他刻写生命的痕迹于纸上,在貌似“山水诗”和“物产志”的背后,是作者对生命深沉的爱。

  《托日》、《舞月》、《驭风》、《追云》为《湖湘文化创新与湖南高速公路经济发展》文化丛书,描述湖南高速的起步与发展,展示湖南高速公路行业文化。为做湖南高路人自豪。

  龙应台著《野火集》二十年纪念版。龙应台以犀利的思路和文笔,以“文化评论者”身份,无畏无惧,揭露和鞭笞她“看不过眼”的人、事和物。像刀那么冷,她的目光;像火那么热,她的文字;她的心,像星星那么明亮。龙应台追求的就是公民意识与反省精神。龙应台的野火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直烧到今天,无论台湾、大陆,甚至凡是有华人的地方,都能见到野火的影响。二十多年来,野火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共同符号。

  《21世纪年度散文选2011散文》。其中陈丹青《文学与拯救--纪念《狂人日记》发表九十周年》和范曾《城市与收藏》写得好。

  和献中、徐涌涛、木霁弘著《印象•丽江--一本大有可观的书》。丽江位于“长江第一湾”的关节点上。丽江自古就是云南的一个要塞,是战国秦汉时期南方丝绸之路重要的通道之一,也是唐宋以来西南地区茶马古道的要冲。丽江美,美得你乐不思蜀!

  金一南著《苦难辉煌》。此书写中国共产党人经历地狱之火,完成最富史诗意义的壮举,是民族脊梁。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构成的!不是每个人,都能以短暂的生命辉映漫长的历史。历史是兴衰,也是命运。

  南怀瑾著《论语别裁》。南怀瑾1918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乐清县书香门第之家。他熟习经史子集,贯通东西文化,学识渊博,著作等身。花了三个月时间,才读完《论语别裁》,只能说有些印象,不敢言深知大义。但已体会南怀瑾先生的学问高深!看过当代的于丹论《论语》,相比,南怀瑾先生的水平明显是大家风范!

  美国著名传记作家布莱恩•克罗泽著《蒋介石传》封长虹译。布莱恩•克罗泽著《蒋介石传》出版于20世记70年代,是蒋介石离世后最早出版的蒋介石传记。他在书中写道:“对蒋介石的一生进行总结,蒋介石有自己的勇气、精力和领袖品质,他不仅是一个有很大缺陷的人物,而且从希腊悲剧的意义上讲,他也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的悲剧是他个人造成的。”

  赵国明著《台湾•台湾》。在游览过台湾风光之后,看到此书,有一股亲切感!台湾是山海秀结的宝岛,台湾是中华民族历经风雨、自强不息的一个历史缩影。历史有趣的地方是:大陆和台湾的经济改革均发力于20世纪70年代未,分别由邓小平和蒋经国这两位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班同学强力发动。

  高尔泰著《寻找家园》。读罢此书,心在滴血!为高尔泰及其一家人曾经历受的苦难深表同情掬泪。《寻找家园》不仅仅是寻找物在的家园,更是寻找心灵的家园。此书以散文的笔法,虽写的是个人历史,谁又能怀疑不是大多数中国人苦难的历史呢?高尔泰1935年生于江苏高淳,是美学家、画家、作家、哲人,1957年因发表美学论文《论美》被打成右派送到夹皮沟劳改。1992年出国,在海外从事绘画、写作,现居美国拉斯维加斯。

  林清玄著《清欢三卷》精选之二《情深,万象皆深》。林清玄是台湾最高产作家,其著《菩提十书》是台湾四十年来最畅销及最有影响的书。面对世事纷乱,人心迷惘,林清玄以自身体验和思考,将佛理修养化作美好心情,为读者点燃智慧心灯。

  林清玄著《清欢三卷》精选之三《境明,千里皆明》。林清玄道:“世界是如此隐晦暧昧,我们的心要像大圆镜,凡所鉴照,尽皆清明。”

  林清玄著《清欢三卷》精选之一《心美,一切皆美》。林清玄道:“唯有清明的心,才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美。唯有不断的觉悟,才使体验到的美更深刻、广大、雄浑。”
  张鸣著《辛亥:摇晃的中国》。辛亥年,乱像的革命,摇晃的中国。真相,总在历史最深处。

  李开复著《做最好的自己》。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务委员宋健2005年7月15日《传承爱心-代序》最末尾写道:“我期望,若干年后,人们尊重开复的不仅是他的科学贡献、事业成就,更有他对青年一代的热忱、爱心和奉献。”

  冯仑著《野蛮生长》。这是一部民营企业的心灵史,一位商界哲人的人生感悟。他提出:“资本社会化、公司专业化、经理职业化、发展本土化”,他自言:“资本家的岗位,无产阶级的社会理想,流氓无产阶级的生活习气,士大夫的精神享受;喜欢坐小车,看小报,听小曲;崇尚学先进,傍大款,走正道。”他的人生对联概括:“48载光阴逆旅,为学、为官、为商,为国为民丹心不改;20年生意江湖,阅人、阅物、阅事,阅尽沧桑侠骨依旧。”

  王旭明著《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是一部风格特殊的书。白岩松:“在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实践中,王旭明是一个跳不过去的名字。”

  (美)托马斯•弗里德曼著 何帆 肖莹莹 郝正非/译《世界是平的:21世纪简史》。托马斯•弗里德曼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记者之一。此书最早在2005年4月出版,一时洛阳纸贵,仅半年书销售量就突破百万册。我同意译者何帆的看法:“这个世界可能看起来比以前更平坦了,但事实是,它仍然是崎岖不平的。与其感叹和赞美技术进步给我们带来的无限机会,不如探讨这种急剧的变化给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国家所带来的冲击、困惑和挑战,这才是更有意义的题目。”

  《图说天下-游遍台湾》。台湾很美,我去过一次。至今怀念,但愿再游台湾!

  梁晓声著《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梁晓声深入社会、观察社会,分析社会,力透纸背写下此书,表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忧虑与良心。

  (英)毛姆著 傅惟慈译《月亮和六便士》。小说中的情节取材于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的生平。毛姆在小说中深入探讨了生活和艺术两者的矛盾和相互作用。

  白落梅著《恨不相逢未剃时》。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栖居江南。此书以缠绵的笔调写就苏曼殊的一生故事。苏曼殊出生于日本横滨,葬于杭州西湖,他是一个被世人称作为诗僧、画僧、情僧、革命僧的传奇人物,用35年的光阴,换来一场红尘的孤独游历。1918年5月2日苏曼殊病逝,最后只留下八字:“一切有情,都无挂碍。”1918年5月4日,苏曼殊的灵柩移厝广肇山庄,汪精卫为其料理丧事。

  (俄)顾彼得著 李茂春译《被遗忘的王国。丽江是中国西南部古纳西王国,丽江的美你看过就会忘不了。幸运的是2012年4月我踏过丽江的大地。

  易中天著《公民心事》。易中天是知名学者,我喜欢。他经常关注公民心事,就公民权利、民主意识、文明秩序、核心价值等发表自己的看法,诸多中肯。愿更多的学者像易中天一样。

  姚敏著《不负如来不负卿》。此书揭密圣城之王传奇人生,解读仓央嘉措诗歌之美。仓央嘉措诗:“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龙应台著《目送》,龙应台是非常有才气的作家。她既能写刀光剑影的杂文,也能写柔情似水的散文。龙应台的书很耐读。在《目送》里她写道:“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梁晓声著《郁闷的中国人》。当代中国人容易郁闷,但梁晓声坚信:“在未来的三十年,‘国富民强’这一非常‘中国特色’的理念,将会被‘民富国强’这一更基准的国家理念所取代。”“各级政府替人民管理社会的权力,将越来越多与人民监督它们的权力渐趋平衡。”

  熊培云著《自由在高处》。熊培云的文字沟通理性与心灵、自由、明辩、宽容、温暖,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思想的中国与世界。

  刘仰东编著《去趟民国:1912-1949年间的私人生活》。读罢此书,掩卷良久,仿佛自己已是民国中人。民国史很短,只有三十八年。民国的历史虽短,却很热闹,出过不少大事,故事甚多。民国各色人物,大小人物,范儿倍多。我在想:如果我是民国人,是否能成名家大角?是否有范?就算是一平民百姓,是否活得有尊严?是否活得有个性?是否活得有趣味?

  朱铁志著《沉入人海》。这是一本杂文集。朱铁志说:“写杂文也一样,空怀一腔热血是不够的,必须有自己的精神家园和思想依托。那家园和依托,便是深厚扎实的学问基础。”

  熊培云著《思想国》。此书为著名学者熊培云第一部文字结集。阐述了思想在人生命中的可贵。没有思想,就不会有理性的社会。帕斯卡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我们的全部尊严就在于思想。

  毕海明威著,林之鹤译《流动的盛宴》本书是海明威的青春记事,关于20世纪20年代在巴黎的生活。海明威十分喜爱巴黎,于1950年致一位朋友写道:“如果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无论你在哪里,她都和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蹇小兰编著《周作人的清风苦雨》。周作人是中国新文学的开拓者,是中国现代思想革命的主将,同时也是落水附逆之人。郑振铎《惜周作人》写道“在抗战的整整十四个年头里,中国文艺界最大的损失是周作人附逆。”“他始终是代表中国文坛的另一派。假如我们说,‘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学有什么成就,无疑的,我们应该说,鲁迅先生和他是两个颠扑不破的巨石重镇;没有了他们,新文学史上便要黯淡无光。”

  陈惊蛰著《流传千年的养生食方》。民以食为天,健康从原生态饮食开始。

  刘亮程著《一个人的村庄》。刘亮程的文字就像他的村庄是地上长出来的,就像地里的庄稼,充满着生命与成长的故事。慢慢地读,慢慢欣赏其独有的味道,这味道好极了!

  行者六九著《迷藏》。一个成都女孩子(陆一)与一个神秘男人(老玖)不期而遇,开始一段充满故事的西藏自驾之旅。男人出车驾驶,女人负责油钱。特立独行,自强不息。书名取得真有诗思,是迷一样的西藏?是迷恋西藏?还是迷藏什么?读者自思吧!

  张鸣著《大历史的边角料》。作者是浙江上虞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喜欢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常写些与历史文化有关的文章,视角独特,文笔老到,读来趣味横生。就像高明的艺人,常利用边角余料制成精美的艺术品,他能将边角历史写成精品。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三湘都市报主编《根与源--历史文化名人湖湘之旅》发现湖南系列丛书。在中华文明的宏大格局中,湖湘文化有着自己独特的风貌与风骨。

  (美)黄仁宇著《万历十五年》。此书原名为《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1976年夏天黄仁宇先生用英文写成。1979年5月他据英文本亲自译写,改名《万历十五年》交中华书局,于1982年5月正式出版,在中国大陆发行。美国人卡林顿•富路特评价此书道:“这本书资料丰富,论证详实,对中国的发展道路做出了鞭辟入里的分析和论述,绝对属于上乘之作。我不知道还有哪本书比得上它。”如此写历史,黄仁宇是第一人。黄先生提出的大历史观轰动史学界,着实令人佩服。

  陈文茜著《只剩一个角落的繁华》。陈文茜是台湾知名社会观察家、媒体人。这本书是她在中国大陆出版的第一部。此书写欧债危机祸及全球。写下了青春的眼泪、时代的错位,写出了繁华角落里的真相。写下了一个知识分子应有的良心。

  《领导班干部廉洁从政教育读本》。党面临“四种风险”与“四种考验”,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领导干部思想纯洁、廉洁从政非常重要。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则社会风清弊绝。

  (美)科林•里德著、何华译《帝国的兴衰--谁是下一轮经济版图的赢家》。所有的帝国都必然衰亡,不管建立在何种力量之上。科林•里德说得好:“一个国家必须拥有那种促进本国公民生活质量的智慧。一个富裕的帝国能够通过更聪明而不是更辛苦地工作来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它能够运用自己的智慧来促进一个高质量的生活,这才是衡量其经济实力的最真实的方法。”

  王树增著《1901》。清朝末年的历史是屈辱的历史,是沉重的历史。1901年9月7日《辛丑各国和约》的签订,标志着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完全形成。《辛丑各国和约》给中国带来的屈辱和伤害以及帝国主义对中国的进一步侵略瓜分,给中华民族造成了深重而长久的灾难。此书读了好几个月,读时心情很压抑。何亮亮说:“中国最好的历史著作往往不是历史学家所撰,本书又是一个例子。《1901》叙事的规模宏大,时间上溯明朝,是对明以来痛史的一个总结。对国人有振聋发聩之效。”作者说:“中华民族的觉醒与复兴,盘桓百年,历尽沧桑,时至今日依旧任重而道远。回顾中华民族希图富强的曲折历史,是为了我们对于明天所怀有的斑斓的梦想。《1901》是写给当代中国的。”

  毕淑敏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散文集。毕淑敏的散文真实、朴素、阳光。西藏高原当兵十数年的磨练锻就了她的心胸宽大,文风充满理解与宽容。你很重要,别人也很重要。善待自己,也善待别人,这就是她的思想。

  白落梅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林徽因传》。林徽因是中国著名的建筑学家和作家,也是好诗人。她与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之间的故事是那么充满柔情,那么叫人羡慕。1955年4月1日51岁的林徽因病逝于北京同仁医院,死在她至爱了一生的人间四月天。因果之说,能不信乎?林徽因的名诗《你是人间四月天》是爱的赞颂,或许也是她生命的写照。

  莫言著《莫言散文》。喜欢莫言的散文,他的散文仿佛从高粱地里长出,充满泥土气息。有味、有营养。

  韩寒著《青春》。韩寒是另类青年,但另类得有理。他没有参加高考,他写小说有才气,赛车常拿冠军。此书类似杂文集,敢做、敢言充分表现。

  谢志浩著《那些有伤的读书人—百年学人的焦虑与反思》。任何社会总有些有良知、有才气的读书人会对一些事情焦虑与反思。

  郑永年著《通往大国之路—中国的知识重建和文明复兴》。他认为强大文明的核心是强大的知识体系,只有在知识上扮演有力角色,中国才能成为真正的大国。

  杨早、萨支山编《话题2011》。每年中国都有不少话题,2011年最主要话题我以为是:“7.23温州动车事故”,大跃进阴影下的疯狂列车,疯狂的提速与冷漠的救助构成某种意义上的反差;辛亥百年如何纪念;小悦悦事件直面我们的冷漠。

  刘瑜著《民主的细节》。她认真观察美国社会及研究美国民主,尝试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当中,告诉我们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美国民主?她的文章理性足,思想独立。

  余光中著《黄绳系腕》。余先生的诗歌、散文文字动人心扉,影响遍及华人世界。将其名字解为“我光耀中华”之意,适可也。

  谭桂林、龚敏律著《当代中国文学与宗教文化》。对第五章史铁生:精神圣者的仰望之路,第十章朦胧诗:现代禅心与诗心的结合,着重进行了阅读。

  蒋勋著《少年台湾》。此书是蒋勋真实记录了他少年、青年时代的“乡愁”,记述了他那时的在台湾各地的游记生活。

  张泉著《城殇-晚清民国十六城记》。此书谈论了安庆、马尾、天津、香港、澳门、哈尔滨、长沙、上海、北京、南通、杭州、汉口、北培、天水、南宁、康定等城市,它们曾是现代中国的起源,终究化为理想年代的尘埃。晚清民国,历史故事纷纭,这些故事总是与一些人物、一些城市紧密相联。许知远说:“从清末到民国的几代知识分子—面对一个旧秩序崩溃的时代,既茫然,焦灼,又释放出巨大的创造激情。这些被淹没与遗忘的雄心与挣扎是人类生活中最灿烂的一刻。”

  彭国梁编《中国情怀—余英时散文集》。余先生治史有方,学养深厚。

  陈忠实著《接通地脉》。陈忠实的散文比之小说另有一番情趣。

  乔斯•贾德著萧宝森译《苏菲的世界》。《苏菲的世界》是智慧的世界,梦的世界,哲学的世界。它唤醒人们内心深处对生命的赞叹与对人生终极意义的关怀和好奇。

  余世存著《大国小民》。余先生对思考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此书通过写一些民国人物,写出了他们的民国风范,触动了我们内心深处的历史情感。

  张晓风著《色识》。张晓风是台湾著名女散文家,她的散文力求有诗的味道。

  (美)阿瑟•贾德森•布朗著季我努译《辛亥革命》。此书作者于1912年3月30日在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第156号的寓所完成。原名为THE CHINESE REVOLUTION。那年作者56岁,书成稿时间距武昌的枪声仅过去162天,距离清帝逊位仅仅过去37天。一个外国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写出此书,书中的观点至今仍有启示意义,不能不佩服他的睿智和锐利的眼光。作者与晚清政要及革命领袖往来密切,曾与袁世凯等人深度接触,先后在1901年、1902年和1909年在中国进行过大范围的社会调查,共写下17本日记。此书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作者在书中最后一段写道:“中国这个古老的封建帝国已经被辛亥革命彻底埋葬,这个腐朽的封建帝国已经轰然倒塌,中国人民迎来了更加自由和光明的时代。放眼全球,纵观人类的整个历史,还有比辛亥革命的胜利更加激动人心的时刻吗?”。

  聂华苓著《台湾轶事》。此书共有13篇短篇小说。聂华苓的短篇小说,大多反映的是解放战争后期离开大陆到台湾的流浪者的种种遭遇和他们的精神生活。在台湾、港澳和海外的文坛,聂华苓是一位很有名气、很有才气、很有勇气的作家。

  杨绛著《我们仨》。我们仨是钱钟书、杨绛、钱瑗。这是充满智慧、充满温馨的幸福一家,也是历经苦难的一家,更是值得尊敬的一家。一家三人都是大家人物,学问高深!送走了老公,送走了女儿,人世间尚存的杨绛以饱满的怀念之情,以最朴素的语言写下《我们仨》,读时读毕热泪盈眶。杨绛书中写道:“我们如要逃跑,不是无路可走。可是一个人在紧要关头,决定他何去何从的,也许总是他最基本的感情。我们从来不唱爱国调。非但不唱,还不爱听。但我们不愿逃跑,只是不愿去父母之邦,撇不开自家人。我国是国耻重重的弱国,跑出去仰人鼻息,做二等公民,我们不愿意。我们是文化人,爱祖国的文化,爱祖国的文字,爱祖国的语言。一句话,我们是倔强的中国老百姓,不愿做外国人。我们并不敢为自己乐观,可是我们安静地留在上海,等待解放。”一家人做人的风骨气度由此明鉴!

  以上摘要是我2012年读书的小收获,80本书已远远超过“2011年读书记录的25本书”。2012年1月6日我在《2011年读书记录》中写道:“同时鞭策自己新年也就是2012年里多读一点书,不求太多,但要超过2011年,这样才有进步。最好是能从书籍里获得更多有益的知识或智慧,增添前进的力量。”数量要求是达到了,知识与智慧是否增加?前进的力量是否增添?允我不表。2013年眨眼就到,继续我的读书爱好,继续多读书,读好书。“最好是能从书籍里获得更多有益的知识或智慧,增添前进的力量”此话在有生之年依然有效!

相关阅读


[ 责任编辑:cngaosu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