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与子由书
2019年05月16日 来源:高速网 李学静

  【高速网 李学静】“或为予言,草木之长,常在昧明间。早起伺之,乃见其拔起数寸,竹笋尤甚。夏秋之交,稻方含秀,黄昏月出,露珠起于其根,累累然忽自腾上,若推之者,或缀于茎心,或缀于叶端。稻乃秀实,騐之信然。此二事,与子由养生之说契,故以此为寄。”

  草草翻阅苏轼之书信,至“与子由书”手不觉自停。轼信笔直抒其意,不须客套。与他人书信则不然,读久不胜疲惫。就象我们今日,于生活中突有感悟,便信手给至亲挚友知音发一短信,与之分享。书者读者皆能会心,此人生一乐也。苏轼子由既是手足,又互为知音,真人生一幸。

  此书信让我有所感触之二在苏轼对自然之物之用心。“早起伺之”,为核察子由之言虚实,特意观察。再看后一句拨动笋叶,露珠滑动之貌真是生动毕现。由此可以推想,苏轼的咏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是怎么样写出来的。没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对大自然造化之功的感佩,没有细致的长时间的观察,很难有富于个性的独特的深刻的体验。而个性的生命体验无疑是诗之生命。

  又由此可窥苏轼思维方式之一端。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人言必无所得。苏轼于书中之言于他人之言用常识难解者,必设法验之。此是一例。《石钟山记》又 是一例。”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郦元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余是以记之,盖叹郦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于此吾见苏轼类似于格物致知推求物理之思维方式矣。

  以上三点于吾心有所契契焉,故为之琐记。

  版权提示:本文由高速网作者上传并发布,高速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高速网立场,高速网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侵权投诉举报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